飞剑问道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无限辉煌图卷 > 第八十七章 剑与拳的由来

第八十七章 剑与拳的由来(1 / 1)

连绵的爆破声,激起阵阵黑色的浓烟。

戴着口罩头盔的鬼哭队员,背着各自的装备冲进了陶朱大厦。

在大厦的顶上几层,关洛阳虽然是孤身一人,却能够直接以最猛烈的攻势,碾压这些名流恶党,来去如风,所向披靡,而这些鬼哭队员,自然不具备那样的武力。

但是他们有团体之间的配合,发动突袭作战的时候,更缜密,更有计划性。

有直接从大厦底层闯入,负责爆破、佯攻的,也有利用飞爪等攀爬装置,直接来到一定的高度,再击破玻璃,冲向楼道搜索伏杀的。

从上层仓皇逃窜下来,冠冕堂皇的衣冠禽兽,成群结队的死于他们的枪械和炸弹之下,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,连他们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。

“阿弥陀佛,观音保佑,这回居然能这么容易得手。”

五官完全被隐藏在头盔和面罩之下,只有魁梧的身材和沙哑的烟嗓,昭示出说话的人,应该是一个中年男性。

他带领两个助手堵在楼梯口的一通扫射,让那些措不及防的逃亡者死伤大半。

在楼梯拐角上面,那些改造武者反应过来,即将反扑的时候,三个人默契的丢出了一触即炸的蓄电炸弹,并迅速向侧面一扑。

轰隆!!

爆炸的火光和闪亮的电弧,同时在这一段楼道里窜动,如同塑胶和铜线烧焦的臭味,随着黑烟朝外喷出。

“回去我就多给菩萨供香烛!”

烟嗓男人锤了下地板爬起来,声音激昂兴奋,难以自抑。

最近大半年以来,他们一直在各地流窜刺杀,每一次都只是伪装成当地飞车党,被定性成常见的帮派斗争,由孔青云动用他在安全部的关系帮忙遮掩,混淆视听。

连“鬼哭队”这个正式名号,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如此小心翼翼的行事,归根结底,就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尚属薄弱,一旦暴露自己并非帮派分子,而是要向这些恶党发动复仇的义士,很快,就会引起更多帮派重视,让鬼哭队陷入四面楚歌的险境。

所以,在他们原定的计划中,也从没有想过正面冲击陶朱大厦,只不过,是想要等到宴会散去,众人松懈归家的时候,伏杀其中的几个目标。

今夜居然能取得这样的战果,实属意外之喜,队里的一众骨干更是觉得这个机会千载难逢,一定不能浪费分毫,要夺取最大的胜绩。

烟嗓男人快速跟同伴会合,往右前方的一片商贸区域靠近。

陶朱大厦下面三十层,是各式可供租赁的商场、餐厅等。

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一层,好像主要是卖衣服,皮包,化妆品。

前面那片区域的展示柜,已经被炸弹的破片击碎,各式化妆品、香水,散落在破碎的玻璃和燃烧的衣物之间。

已经有一部分同伴在这里与人交战,陷入僵持,有了烟嗓男子他们带来的这队增援,立刻扳回了局势。

对面那些安保人员之间,有一道灵巧的身影,悄悄往侧面潜去。

郎飞燕的动作,像一只敏捷的黑猫,落地无声,准备从林立的衣架货柜之间,绕过一道弧线,去突袭烟嗓男子他们。

然而,鬼哭队这边,有人从一开始就紧盯着她。

嗒!!

危险的预感让郎飞燕轻灵的步伐逆转,腰弯如弓,倒翻向后。

枪声响起,集束子弹出膛,形成圆锥形的散射攻击,撕裂了昂贵的皮草,在对面的金属货架上打出火花,留下众多孔洞。

侧面的货架被郎飞燕一脚击中,整个飞起,带着十几件衣服撞向持枪者。

持枪的人穿着一件卫衣,戴着白色头盔,面前放下了挡风玻璃,身材干瘦矮小,及时调转枪口。

却有一条手臂,忽然从衣架下方撩了上来。

骨肉匀称的仿生手臂,黑纱般的衣袖,肌肤细腻,指甲上甚至涂着丹蔻,必定属于一个美人。

但那纤纤五指并拢上探的一刺,却击溃了枪械的中部结构,让枪柄也脱手飞起。

郎飞燕的手臂从下而上,斩断了货架,十几件衣服散落纷飞的同时,另一只手已经灵蛇摆尾的抽打出去。

五指的边缘,把持枪者头盔上挡风玻璃,切掉了一大半。

名为班卡西拉的格斗术,盛行于东加里曼盟国,以模仿自然界的诸多野兽为主旨,最常见的,就是对于猴子,白鹰,老虎,以及蟒蛇毒蛇的模拟。

郎飞燕的双臂甩动起来的时候,如同毒蛇在飞腾,而脚下的步伐一变动,就如同猛虎的扑击,拍打,扫尾。

持枪者也拥有机械的双臂,却完全跟不上对方的格斗造诣,狼狈的躲过了足以踩陷钢板的重踏,却没有躲过低抬脚的铲击。

只能以几乎打滚的姿势,倒退出去。

远处的同伴抬枪支援,郎飞燕身影晃动之间,就闪过了这串扫射,身子伏低如同贴地,一条长腿扫了出去,踢向那个持枪者的面门。

众多的衣服下摆晃动,射击造成的碎布和羽绒,飘的到处都是。

倒在地上的持枪者,双臂交叠挡住了这一脚,滑出去一段距离,忽然将紧握的双拳往地面一敲。

光滑的瓷砖上被敲出了细小的裂纹,郎飞燕分明听到了蓄电炸弹的弹簧式接触开关被触动的声响。

在这个距离用两枚炸弹,根本是自杀。

郎飞燕瞳孔微缩,腰肢一弹,急忙起身倒射出去。

对方扔出炸弹,还没有来得及追上郎飞燕,已经在半空中爆开,破片和电弧迸射开来。

瘦小的持枪者翻滚出去,头盔掉落,露出一个用皮筋扎起的马尾辫,嘴里的鲜血染在了口罩之上。

郎飞燕坠落在地,踉跄了两步,两条长腿的仿生皮肤被炸出不少破损、焦黑,膝盖那里甚至露出了金属骨架。

这种伤势其实不重,但蓄电炸弹的高压电弧,影响真灵机械之后,让她剧烈的头疼了一下。

就这瞬间,背后有人斩了她一刀。

一把四十厘米长的短刀,出鞘入鞘,还不到半秒钟。

郎飞燕身体僵硬的转了过去,背后的狭长伤口迸裂开来,喷出鲜血。

顺着脊柱神经传递的真灵电能,在她的腰椎被斜着切伤之后,就失去了对下肢的控制。

啪!

郎飞燕摔倒在地,她带来的那波人,也已经被消灭。

使用短刀的碎发口罩男子,跑去扶起那个留着马尾辫的伤者,声音很年轻:“你怎么样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马尾姑娘扯掉口罩,吐出一口血,目光盯着郎飞燕那边,“副队长,她死了吗?”

“还有一口气。”

副队长扶着她过去,从小腿上拔出一把三棱军刺交给了她。

马尾姑娘双手握着军刺,跌倒在郎飞燕身上,军刺压入了她的胸腔。

已经大出血的郎飞燕,对这一刺,反应并不激烈,只是抽搐了一下。她抬眼看见马尾姑娘满脸的恨意,莫名一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马尾姑娘搅动着军刺,“你还记得贞元报社的李章吗,因为揭露了你医院的内幕,被你派人抓走,被一个小孩子杀死……你还笑!”

“不记得了,不过,会有很多人像你一样,因为我而过不好这一生,我却过得很精彩,咳,那就很开心啊。”

郎飞燕的笑容,在军刺发狂的起落之中,变得痉挛扭曲、丑陋,直到冰冷。

副队长按住马尾姑娘的肩头:“好了,这种人渣,杀掉就是最好的结局,你为她的话继续难受,不值。”

“我已经给了你半分钟,另外几队人都挺进到上一层了,没有更多时间浪费了。老九,你手也伤了,先带小李离开,其他人继续行动。”

周围众人应了一声,离开这片售货区,正要就近赶到楼梯那里。

突然,最前方的几个人毫无征兆的倒飞过来,撞在天花板上、撞向后面的同伴。

楼梯口,刘惊堂手里拿着黑色的传呼机,神色莫名的低头看着。

他一直听着传呼机另一端,范不愁那里的动静,听到范家父子闯上天台,听到范敏之的叫嚣。

然后就是呼啸不绝的烈风和碰撞声,范不愁的拳法,随着汽笛声攀升到顶峰。

就在刚才,他踏入这一层楼的时候,随着一声巨响,彼端传呼机的粉碎,所有声音戛然而止。

那一瞬间,他随手打飞了几个鬼哭队员。

在上楼的过程中,刘惊堂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些枪战的场景,但之前一心赶上天台,对这些场面,他都是不闻不问,别人也根本瞧不清他的行踪。

可是现在……范不愁……多半死了吧?

刘惊堂仿佛陷入自己的思绪中,有些走神。

被他打伤了同伴的鬼哭队员,已经一起举枪。

枪声密如雨滴,子弹如同千百道错乱纷杂的闪光,把那片区域打的千疮百孔。

刘惊堂只横移了一步,就移出了整片区域,提前避开了这些弹雨。

今天这样的宴会场合,他穿的依旧是那身风衣,人在疾风之中,像溪水绕石般轻松的一转,已经从另一个角度,切入到鬼哭队员之间。

又是数名队员崩飞出去。

副队长膝盖往下一压,上半身往前一倾,在眼前同伴的身影崩飞出去的刹那,左手拇指按住了腰间刀鞘上的红色按钮。

这刀鞘,如同银白色的短棍,表面有着多层套装的几何图案,显然是由不同部件拼接而成,内部隐藏着许多电子元件。

电流连通、电磁感应,加速,磁化的金属刀身,弹射出鞘。

握刀的手施加力道的时机,天衣无缝,来自于刀鞘的弹射力量与机械臂的力量,彼此衔接,改变了这一刀直射的轨迹,也为这一刀再度加速。

神道无念流新篇,十二寸电磁拔刀术!

快到无影无踪的刀光一闪,停住。

刀身出鞘的声音这才传开,刀鞘口那处,冒出一股极淡的白烟。

副队长的脸上呈现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。

他这一刀,是学自新马港少年宫一个夸夸其谈的日本古流剑术老师,实际上是那个老师自己都没有练成的绝技。

到了他这里,自从练成之后,堪称无往而不利,甚至曾经把一枚飞弹切开,使其没有来得及爆炸。

可是今天这一刀,居然被眼前这个人用三根手指捏住了。

是刘惊堂右手的大拇指,食指,中指。

虽然手指上的仿生皮肤,都承受不住那时猝然的压力,崩开了多条裂纹,但接下这一刀的风衣男子,甚至依然是那副心不在焉的模样,左手还抓着传呼机。

叮!!

刀身绷断,断刀从副队长的左肩穿透过去,刀上的冲击力,使他的整个身体,都向后一仰。

断裂的刀头,飞出了将近百米,在玻璃幕墙上穿透了过去。

钢化玻璃上留下的痕迹,只有刀尖穿透的那一小块缺损,而没有裂纹向四周扩散。

周围的鬼哭队员,不约而同的拽下了自己腰带上的蓄电炸弹,想要跟眼前这个人同归于尽。

好在他们的炸弹还没有来得及触发时,天花板上就颤抖了一下。

一道银光穿透天花板,画了个圈,厚实的混凝土和里面的粗钢筋就都被切割断裂,在天花板上,开了一个直径将近半米的大洞。

孔青云踩着这块混凝土,砸落下来,手上多了一把仅有大拇指粗细的三尺细剑。

“你们先下楼。”

故意变化的粗糙嗓音,带着让所有队员信服的熟悉感,即刻拉走伤员。

孔青云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盯着刘惊堂。

这个风衣男人兴致缺缺的寡淡模样之下,隐藏着一种即将摧崩的危险气势。

孔青云就是在楼上感受到了这种让他如芒在背的气势,才不惜选择打通楼层的方式,奔赴向下。

没有等到这一股队员都撤走,在这群人刚走出十几米的时候,刘惊堂的眼珠动了一下,孔青云就抢先出手。

那把细剑的剑光一抖,就从孔青云的手中,陡然舞成近百条光影,像是一条条跳跃在上下四面的银光,对着刘惊堂攒射过去。

他手里的这把剑,是真灵机械技术的副产品。

长久以来,各国的高端研究室,一直在研讨,如何让真灵电能达成在人体血肉以外的传导,北欧的一个学术沙龙,探讨出了名为“珠钢”的合成材料。

这种材料,虽然不能达成“让真灵电能在体外持续传输”的要求,但却具备极特异的性质,在真灵电能的刺激下,可以从柔软如蛛丝的状态,到坚固如金刚石的状态之间转变。

孔青云自从得到这种材料之后,就苦心研用。

极致的柔软和极致的坚固之间的转变,让他的剑路诡异莫测,真灵电能所到之处,切割一般的枪械和防弹汽车,都像是切豆腐那么轻松。

刘惊堂的神色也郑重了一些,双手并出,任凭左手中的传呼机,在剑光一掠之下,就被纵横切割成四份。

他的手臂和十指的运作配合,如同在夜下的玫瑰花瓣上,掸去露水那样灵动,双臂带残影的舞动,手指总是间不容发的弹开飞甩闪烁的细剑。

别说是剑,好像就连无形无质的风,流动到刘惊堂这里的时候,都会被他双手的运作,给截停。

以至于他面前出现了一道模糊的圆形气墙,边缘处,好似还在浮动扩张。

百物借势,封溪断流!

孔青云的剑光,只能在上面溅开一圈圈微澜,但他好像等待已久,在这堵圆形气墙出现的时刻,身子猛然一转。

手里的细剑在这个旋转的过程里,达到了最坚固的状态。

他转身抖腕的场景,好像羚羊回首,天马扬蹄,剑术在最刚猛的状态下,爆裂的点刺出去。

剑身几乎快到无法被看见,只有剑尖的光芒,如同金刚石铸就的雨滴,密密麻麻的打在气墙之上。

百物借势,摧山溪雨!

这一式剑术,跟刘惊堂的拳法,竟然有一种相生相克的意思。

刘惊堂神色遽变,面前的气墙哗然破碎,钻石雨滴一样的剑光,直往他脸上射来。

寒意已经浸透到眉心中间的那一点。

嘭!!!!

孔青云倒飞出去,残存的一排货架,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被他撞倒,砰砰砰砰的撞击砸落声音,延伸到远处。

他一翻身,半坐在货架之上,以剑撑地,剧烈的咳嗽了两声,抬起头来,难以理解的呢喃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在他的视野中,刘惊堂身上有细微的电光,覆盖着,闪烁着,身外扭动无色如鬼神般的气焰。

“第二种势罢了,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”

刘惊堂眼皮开合了一下,居然回答了他的话。

没错,从来没有人说过,百物借势,只能有一种势。

但是真灵机械技术出现到今天,才不过四十多年,全世界六十亿人里,能摸到“势”之存在的都不多,能了解“势”的就更少了。

以至于,孔青云都没有想过,第二种势,要怎么去寻求,怎样来获取?

但,在这样的刘惊堂面前,刚才的那一剑,又到底有什么值得他面上变色的?

不是威力,而是来历。

“虽然剑法里混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,但根底,还是戴氏形意拳馆的东西,老馆主戴天流独创的马形剑术。”

刘惊堂声音低沉,缓步逼近,脚下每一步踏过的地方,瓷砖都无声的熏裂开来。

“你是哪个师弟?”

“师弟?”

孔青云嘲讽的笑道,“你个违背了老馆主遗愿的叛徒,也配这么叫我吗?”

刘惊堂眼尾震动了一下,晖然如怒:“不愿意说吗?没关系,等我摘下你的口罩,就很清晰了。”

孔青云大笑了两声,嘲讽之意不改。

刘惊堂正要出手,那玻璃幕墙之外,有一道恢弘的影子,直坠落下来。

关洛阳踩着飞弹投射器,从三百米高空直降至此,纵身一跃,撞破玻璃幕墙,闯进商场。

三四米高的大块玻璃,全部碎裂,随着狂风奔腾而动。

关洛阳两步就越过这近百米的距离,一掌将刘惊堂轰退开来。

“哈哈哈哈,上次没能直接开打,太不爽了,正愁到哪里去找你呢,就感受到你的气势了。”

关洛阳立身在孔青云前方,招了招手。

“来来来,打死了你,今天这一场的局势,才算踩稳了。”

瓷砖上两条橡胶摩擦的轨迹,冒着青烟,延伸出去十几米,从关洛阳身前一步,直到刘惊堂的鞋底下。

“是你啊,你既然下来了,看来范家父子,是真的死了。”

刘惊堂话音未绝。

关洛阳已经出招。

最新小说: 天劫摆渡人 破阵录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的遂心如意 我在洪荒搞基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