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无限辉煌图卷 > 第八十六章 天何处,坠长鲸

第八十六章 天何处,坠长鲸(1 / 1)

一个杀字出口,护卫在范家父子身边的人,全部猛冲过去。

范不愁却已经拉着范敏之,从后方的保镖头顶越过,在墙上一下踩踏借力,往楼上去了。

他的身手在这一下动作之中展露无遗,手上还带了个人,越空而过的时候仍然灵敏的不像话。

不过,范不愁根本没有以身犯险,主动出手去跟关洛阳对战的想法。

楼道狭窄,所谓的围攻几乎不能成立,范不愁就算跟他的保镖一起上,最后也几乎必定会演变成单对单的局面,还不如趁他们争取时间,拉开更多的距离。

带儿子急奔之时,范不愁呼叫了刘惊堂,对传呼机喊道: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“二十层,我正在往上赶。”

刘惊堂今天是作为第一道迎接贵宾的人物,直接在楼下迎接,表示对那些客人的重视,也协同负责安保的工作。

他自己没有跟太多人长谈的意向,范不愁也就顺水推舟,给他安排了这些工作,让他不要过多参与到高层宴会的正式密谈里去。

这一步现在看来,却绝对是个臭棋。

“尽快上来,直奔天台。”

范不愁直接把范敏之扛了起来,每一步就直接跨过十几级台阶,飞奔向上,闯入天台。

陶朱大厦的天台广阔,有着几乎不下于一个广场的面积,合金的支架,位于天台的中心区域,支撑起“陶”“朱”“大”“厦”这四个红漆的大字。

有5.5米高的集团商标,形似一个带着宋朝官帽的大方孔铜钱,位于这四个大字的末端。

而在这个大招牌的背面,还有巨大的水箱和铁梯。

在天台的四面边缘处,安置着十六个探照灯和多个飞弹散射装置,体积基本都在半人高下。

范不愁从水箱的铁梯下面,拉出一个防水的大背包。

里面是几套膨胀式高空防坠服,穿上之后,外表看起来只是穿了几件厚棉袄,但却可以直接从天台边上找个空档跳下去。

在行将坠地的时候按下开关,衣服上的多个气囊,就会飞快膨胀,拼成近似于长方体的模样,把整个人都保护在内部。

这种气囊甚至可以防弹,如果操作得当,从三百米的高空坠落下去,就算下面全是钉板也不要紧。

但是之前袭击宴会大厅的飞行装置,仿佛隐形了一样,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在周围盘旋,这条退路,就变得具有很大的风险了。

假如真到了最后关头,这也只能算是搏取生机的一条险路。

范不愁先把防护服给范敏之套上,便即转身,单手一斩。

通往天台的门户内,一条齐肩扭断的机械臂飞掷而来,刚好被范不愁斩落在地。

关洛阳踏上天台。

“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!?”

范敏之声色俱厉的疾声说道,“被你杀掉的那些人,每一个背后都有着复杂的关系网,等今夜的事情传出去,他们背后残余的力量掀起报复,你苦心经营的神州结义社,会在一夕之间被连根拔起。”

“你身边的那些人也没有一个能够逃得过,他们全部都会被你连累,到死的时候都要咒骂你!”

关洛阳面色平静,看都没看怒声叫嚣的范敏之,目光只盯着范不愁。

他当然知道,要对陶朱集团这种庞然大物动手,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打蛇不死,反受其害,所以,他才等到了今天。

陶朱集团的势力,毕竟不是一个生物,而是一个集体,是由许许多多的人来构成的,而人心向来最易变。

只要能成功的一举铲除掉这里的诸多首脑,自然就有足够的威慑力,去震慑那些剩余的人。

说到底,以陶朱集团为首的西南帮派势力,在剥去了他们给自己包装上去的层层外衣之后,本身就是倚仗暴力来维持自己地位的。

他们没有大义,没有共同的理想,更不具备足够的大众认同感。

只有一根支柱的团体,有着天然的巨大缺陷,当他们被更直白的暴力重创,形势就会顺理成章的转变。

相比之下,范不愁就比他的儿子清醒的多,他也清楚的知道这些道理,所以一句废话都没有,静静的集中着注意力。

呼隆!!!!

范敏之聒噪的余音,被席卷而来的气流打断。

关洛阳的这一掌打过来的时候,青铜色的花纹闪亮于掌根五指之间,青鸟元气的热量,加剧了气流的躁动。

给人的感觉根本不像是一阵风,而像是还带着蒸汽的灼热水流,浪头叠起,要把他手掌前方的人,直接冲得离地而起。

事实上,范敏之确实已经双脚微微离地,后背砸在了铁梯之上。

稚嫩的恶棍退了,年老的枭雄却拧臂晃身迎了上去。

范不愁这一拳打出去的时候,拳背向下,拳心向上,感觉就好像是以拳背为光滑的船底,把狂暴的气流当作大海上的波涛。

浮沉之间,一拳撞在关洛阳的掌心。

如真如幻的汽笛声,响彻在天台之上。

昂!!!!

百物借势,跨海长鲸。

当年那个破产失败的男人,坐着长鲸号,忍受着轮船甲板上的拥挤、嘈杂和混着二手烟的轻视目光,来到了新马港这片土地上。

十年之后,他就买下了那艘船。

从此,那船上的汽笛,只准为他一个人而鸣响。

在范不愁的心目中,那艘船就是他自己的一个缩影,要不择手段,要出人头地,要把想要的都霸占过来。

浮沉在波涛之上的轮船,看似有随波逐流的轻忽,可是从追求新大陆的大航海时代开始,钢铁的大船,同样也代表着撞碎别人的守护,掠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野蛮。

这样的意志容纳在拳法之中,使得这浮过气流的一拳,在撞入关洛阳的掌心时,才爆发出野蛮如大船撞角的力量。

一击之下,关洛阳的身子猛然向后崩退,箭射般划退出去三米开外。

范不愁的身体,则向后撞弯了铁梯,砸的那巨大水箱都发出一声闷响。

他咬牙怒哼了一声,顺势往下一坐,整个弯曲的铁梯,被他坐得再度发出剧烈形变的响动,连接着水箱的上面那一段,都已经歪曲翘起。

铁梯、水箱的反作用力,回馈到范不愁身上,随着他摆臂上扬的动作,助力摆出了一个威风赫赫的拳架子,硬生生架住了关洛阳卷土重来的一记炮拳。

这个拳架子,本来是太祖长拳里的一式桩功,是取自宋太祖高坐金銮殿,威风盖世,镇压文武的意思。

中国明朝的古书里面就有提到,古今拳法,宋太祖有三十二势长拳。

这路古老的拳法意境,在古代人手上,多半只能是故弄玄虚的吹捧,可是在拥有真灵机械的这个时代,心意确实能够展现于现实。

范不愁拿皇帝坐金銮的根基,融合到他跨海长鲸的拳力里面,稳得像是一头真正的深海大鲸,雄踞在此。

“关洛阳,你翻不了天!”

交手之前,范不愁绝不肯亲自犯险,但真正交上手之后,他非要表现出最强硬的姿态,不肯让自己有半点软弱展露出来。

他的拳头发出如汽笛一般的声响,居然越打越大气,每一拳都是舒展浮动于气流之中,等到与关洛阳的肢体接实之时,狂暴的拳力才一股脑的涌出去。

这个老东西没有嗑药,脸上却也渐渐发红发紫,容光焕发,单靠自身情绪的刺激,就挖掘出了潜能,打出愈发勇猛的拳功。

可是他这种可怕的情绪,沸腾的情绪,并非来自愤怒,而是来自——恐惧。

这几年里,范不愁看似修身养性,玩弄根雕,情绪深沉内敛,实际上就是因为,他越来越能感觉到自己的衰老。

在他的儿子成长起来,在他曾经信任的手下处于盛年的时候,他自己的皮肤却好像一年比一年松弛,声音也不似过去那样清、那样亮,他甚至时常会感到有些胃口不佳。

有时候,看着自己碗底吃不下去的剩汤,他都会陷入不能直言的恐慌。

因此,范不愁愈发忌惮自己那些干将,甚至嫉妒他们,他寄希望于用药物保养,叫他们做人体实验,可是药物还一无所成,只好研究真灵科技,希望从中寻求长生的办法。

明知道刘惊堂就是武术上的大行家,对真灵电能的操控,非常人所能及,范不愁却不敢向他请教,宁肯多绕弯子,从外面重金求来保养心意,延寿养生的法子。

可是今夜,他偏偏被一个更该去嫉妒的,又年轻又健康又强大的人,逼到不得不自己出手交战。

他每打出一拳,都感觉自己以前好不容易保养收藏的一份活力,被燃烧起来、消耗出去,心里的嫉妒和仇恨就多一分,心里的恐惧就多十分。

“你翻不了天!!”

范不愁再度强调着喊出这一句,身子震荡而起,迈步向前。

水箱的凹陷和变形的铁梯,居然已经烫得微微发红。

这个西南的罪魁祸首,脸上紫意蒸腾的老恶徒,几乎打出了一艘燃烧起来的轮船的气势。

汽笛声响亮到传下了三百米高的摩天大厦,甚至传到周边街区。

关洛阳身上的衬衣在风里啪啪响动,衬衣之下,遍布着青铜色的光纹,延伸至脖颈,对称于额头与脸颊。

“翻天?!”

他直面燃烧的轮船,左掌按在右侧大臂,右手一掌狂推出去。

“你知道什么是天吗?”

拳掌相处的顷刻间,好似有青蒙蒙的神骏影像,在关洛阳背后振翅而起。

范不愁感觉自己的精神视野,忽然被强行拉扯着飞快上升。

他在一恍惚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,才发现并不仅是精神上的错妄,他是真的在刚才拳掌接触的刹那中,被对方一掌一翻,抛上了半空。

不可遏制的失衡,让范不愁的身体在高空中旋转,脚向上,头在下。

黑暗的夜幕变成了大地,而这片天台,这天台周围更遥远的千家万户的灯光,变成了天!

关洛阳的身影腾空一牵。

范不愁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突然沉重加速,砸了下去。

百物借势,上穷碧落。

下黄泉!

轰隆——

范不愁的身体砸入了天台,上半身砸穿了混凝土,腰部卡在钢筋的洞窟之中,双腿僵直了一下,便即垂落。

刚才那一声与他的碰撞重叠在一起的巨响,是陶朱大厦下面的爆炸声,传了上来。

浓烟滚滚向上飘动,天台这里都能看见。

已经逃到了更下层的那些人,遇到了新的阻杀者。

天台上,关洛阳的手掐住了范敏之的脖子。

“不!不要、我能帮……”

“你已经成年了。”

关洛阳手上发力一折,“下地狱去赎罪吧。”

最新小说: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天劫摆渡人 我的遂心如意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破阵录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在洪荒搞基建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