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1章 逃婚(1 / 1)

“一个丫头,竟然养成了这样无法无天的性子,现在就敢忤逆不孝,以后还得了!”

赵老夫人脸色阴沉沉的。

无论如何,这赵芊芊也必须得嫁。

赵芊芊性子这样骄横,她也是厌恶的很。

刘妈妈在一点连连点头,忍不住道:“就从没听过哪家孙女敢忤逆祖母的,就拿已经跟咱们姑娘断绝关系的庄府四姑娘来说吧,她已经够不像话了,可她待她祖母也是极好的。”

“哪像二姑娘,那满嘴里说的都是什么,实在是太不知规矩了!”

“哪家府上,也没有这样敢忤逆祖母的孙女。”

之前赵芊芊给她难堪,她当面不敢发作。

如今在了自家主子面前,那还不得可劲上眼药。

赵老夫人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
越想越觉得赵芊芊不像话。

她盛怒之下叫人将赵芊芊关进了祠堂,还不许任何人探视。

直到什么时候赵芊芊知错了,她才会将人放出来。

怕罗氏和赵郝仁私下里去看望赵芊芊,赵老夫人还特意将这二人叫到了她跟前训话。

如今这样冷的天,祠堂里本就阴冷,赵老夫人还嘱咐了今晚不准给赵芊芊饭吃。

她摆明了是想让赵芊芊吃点苦头。

又怎么会允许罗氏和赵郝仁在她眼皮子底下阳奉阴违。

赵老夫人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将赵郝仁夫妇留在了她跟前,眼瞅着不许她们给赵芊芊送任何东西。

罗氏一向心疼自己的女儿,哪里按捺得住。

她腾地一下站起身来,忍着怒气道,“娘,芊芊她还小呢!她犯了什么错,您有话好好同她说也就罢了,做什么非要将她关进祠堂!”

“这天气这么冷,那地方又那么阴凉,她哪里受得住?万一落下病根,她以后该如何自处!”

若不是顾及着这人是她的婆母,罗氏真想一巴掌甩到赵老夫人脸上。

赵郝仁也面沉如水,“娘,芊芊就是这个性子,你同她计较些什么呀?”

赵老夫人越听脸色越黑,心先说赵芊芊就是因为是个姑娘家又是这个性子,所以才让她感到丢人。

至于日后会不会落下病根,又关她什么事?

横竖赵芊芊就是个丫头赔钱货。

嫁出去之后不给赵家丢脸,在赵老夫人看来,就算是赵家祖坟冒青烟了。

若不是那姜家公子眼瞎,偏偏看上了赵芊芊这个货色。

赵老夫人还不乐意将这么好的亲事安排给赵芊芊呢!

这赵芊芊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,还嚷嚷死也不嫁,真是不识抬举!

赵老夫人脸色难看的就像被墨水糊了一团的白纸,她声音嘶哑苍老,“就是年纪小,看她还有改过的机会,我才罚她!”

“你们两个想把她从祠堂里捞出来,那尽管去!只是再也别认我这个娘!”

这话说的太严重了,赵郝仁蹙了蹙眉。

罗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真想转身就走。

还是赵郝仁暗暗扯了一下她的胳膊,罗氏才勉强咽下了这口气。

看庄老夫人这架势,不到明日天光大亮,是决计不可能放赵郝仁和罗氏走的。

罗氏和赵郝仁被迫留在了赵老夫人跟前。

此刻夜已经深了。

祠堂里,赵芊芊裹紧了身上的衣裳。

她自小习武,身子骨较起寻常女子已经好了许多。

她原是没那么怕冷的。

只是现在她又冷又饿,没人给她送饭,也没人给她送被子。

连素日里最疼爱她的爹娘都没有过来。

似乎所有人都在逼着她低头。

他们都在逼着她嫁给一个她素未谋面的男人。

说什么姜家公子各方面都不错,是一个良人,可是有谁问过她的意见吗?

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,已经是她人生里最大的遗憾了。

现在还要让她嫁给不喜欢的人吗?

赵芊芊莫名觉得很委屈。

她晚上一粒米都没进,现在饿极了,又不想委屈自己,于是盯上了摆在供桌上的贡品。

又冷又饿的情况下,赵芊芊哪里还管得着这是不是给老祖宗吃的。

将一堆贡品塞下肚,赵芊芊又灌了一大杯给先人喝的已经冷掉了的酒。

现在已经很晚了。

但没有人来看她。

一个也没有。

赵芊芊想,大约所有人都在等着她妥协吧。

可是赵芊芊是从来就学不会妥协的。

小时候她挑食,不吃鱼,罗氏总逼着她吃,赵芊芊就把碗摔了。

哪怕罗氏打她掌心,硬给她喂下去,她也是立马就会因为反胃而吐出来。

时至今日,赵芊芊也仍是一口鱼都不沾。

从来没有妥协学会吃鱼的人,又怎么会妥协让自己嫁给不喜欢的人呢?

赵芊芊把脸埋在膝盖上,随后在昏暗的烛火中抬起头。

“逃婚吧!”赵芊芊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低喃了一声。

她以前喜欢陆飞白,现在也很喜欢。

只是她知道,早在赐婚的圣旨下来的那一刻,她这辈子就不可能再和陆飞白有任何交集了。

赵芊芊抹了一把泪。

其实只要她不愿意,没人能把她困在这个祠堂里。

但她宁愿被关祠堂,也不愿妥协。

可是现在已经三更天了。

也没有一个人来看她。

哪怕爹娘来同她解释一句,或者安慰她不要怕也好啊。

但是赵芊芊等啊啊,始终没等到任何一个人过来。

赵芊芊抹了一把泪,慢慢站起来。

没有人来就算了,她也不继续待下去了。

赵芊芊偷偷地从祠堂里溜了出去,又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自己的屋子,装了好些件衣裳和银票。

还有一些碎银子,以及一些值钱的首饰。

她平日里爱玩,自然也女扮男装过好几回,所以她装进包袱里的衣裳,清一色的都是男装。

这并不代表男子在外头就不会遇着危险了。

但赵芊芊宁愿一个人逃出门去,一个人去面对未知的危险。

哪怕一只脚踏进深渊粉身碎骨,也好过成为一个工具。

她来人世间一趟,是想着可以自己主宰自己的人生。

而不是做一个任人摆布的提线木偶的。

赵芊芊的手指,倏地捏紧成拳。

她就算是死,也要为了自己而死。

最新小说: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娘亲害我守祭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