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在沈爷心尖放肆撩火 > 第229章 枕在他肩膀上睡着了

第229章 枕在他肩膀上睡着了(1 / 1)

待吃过晚饭,沈泊行在客厅里和沈之明说商业上的事情,没多久后,又开始提及沉鹿去首都校考的事情。

“我那几天正好要去一趟首都,可以陪她一起。”沈之明沉吟两声,说道。

“大哥去首都参加峰会?”

沈之明说是,“你不去?”

“盛央副总代我参加。”沈泊行直截了当道,“沉鹿去校考的事,我来负责。”

沈老爷子喝着茶,窥他一眼。

说的倒是正义凌然,实则打着坏心思呢!

这般想着,沈老爷子又狠狠瞪了一眼沈之明,这家伙全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了,也不看看自己女儿被谁给拐走了!

沈之明完全没有怀疑,毕竟沉鹿有很多事情都是被沈泊行安排的,更何况,他在首都的势力更强一些。

日后沉鹿就算回到顾家,终归还是要去首都上学的。

那里有简家,有沈家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什么问题。

沈之明权衡利弊之后,当即点头。

“咳咳咳!”

一阵猛烈咳嗽响起。

“爸,你怎么了?”沈之明有些疑惑,“被茶呛着了?”

沈老爷子给了他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,“你们一起去!”

沈泊行悠悠看沈老爷子。

结果得了他的怒视。

沈泊行轻轻扬眉,不置可否。

“行。”沈之明又点头,忽然想到了什么,笑道,“总觉得有种古代送孩子去京城参加科举的意思。”

“本来就是去考试。”沈泊行懒洋洋站起来,“说不定她还能拿个状元。”

沈之明哈哈一笑,眼底都是溺爱,“她要是真能拿第一,要什么我都给。”

沈泊行随意勾了勾唇,摆摆手,“睡觉了。”

沈老爷子看沈之明也要走,道,“站住。”

“爸,你怎么了?”

“去首都之后,你看着点那丫头。”沈老爷子严肃着脸。

沈之明的眉毛都快飞起来了,“爸,你说什么?”

要知道沈老爷子是最讨厌沉鹿的。

怎么这会儿转性了?

他带着探究性的目光,充满深意地看着沈老爷子。

“在首都看好沉鹿!”沈老爷子仍旧是那副严肃模样,“我说的你记住没有?!”

沈之明没忍住笑了出来,爽快点头,“行。”

沈老爷子有些憋屈,这儿子压根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!

他气得不行,知道和沈之明说不通,想着明天捶打捶打沈夫人。

怎么看儿子都不顺眼,沈老爷子冷哼一声,施施然走了。

楼上,沉鹿画着晏老给的速写题目,手机响了起来。

她把最后一笔画完,然后立刻接通了电话。

“喂?小白。”

“鹿鹿,你怎么接这么慢啊?”

沉鹿解释,“刚才画画就差最后两笔了,我就画完才接了电话,抱歉啊。”

“那没事了。”

“这么晚了怎么给我打电话?”

许白白嘿嘿一笑,道,“我这不是关心你嘛。”

“你和小叔怎么样了?你不去珺庭住,他回沈宅啦?”

听到她一连串地问话,沉鹿想起那天的让人面红耳赤的亲吻,耳尖浮粉。

她现在算是和小叔谈恋爱吗?

可是小叔没有告白。

还是说,更进一步的含义本身就带着表白的意思?

沉鹿没有办法确定。

她犹豫了片刻,道,“这件事我还不能确定……不过等我得到真正答案的时候,一定不会瞒着你的。”

许白白又笑的奸诈,“哎呀,我也就是想看看小叔那朵高岭之花到底会被谁摘走。”

“你们两个又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,就算你真是沈家的血脉,那也是和沈泊行八竿子打不着。”许白白哀叹了一声,“可惜能和小叔谈恋爱的人我到现在都想象不出来会是谁。”

沉鹿默默在心里说道:说不定真是我呢?

她向来不爱把这些东西说出来,更何况,她和小叔现在并没有真正在一起。

“哎对了,你看到网上那个绮罗发的画了吗?”许白白又开口。

沉鹿一脸茫然,“绮罗是谁?”

许白白默了默。

她差点忘了,沉鹿是个“远古人”,不是必要,沉鹿不会去看手机。

活得比她妈妈都清心寡欲。

“前段时间绮罗画的《太平盛世》上了热搜,然后她就火了。”许白白神秘说道,“全网网红都没有她的热度高。”

“鹿鹿,你知道绮罗是谁吗?”

沉鹿听得云里雾里,“谁啊?”

“是顾萝。”许白白很是嫌弃的说道,“她火了之后,别人都喊她绮罗老师,后面还说自己现在在国外知名艺术学院上学,又无意之中把自己照片发到网上,现在别人都知道她是美女画家了,然后别人说她好看,她还虚伪的解释不要看脸要看作品。”

许白白故意强调了几个词汇,沉鹿听得都有些阴谋论了。

“你的意思是,她是故意把自己弄得那么……火的?”沉鹿找了一个她并不怎么熟练的词汇。

许白白重重点头,又发现自己现在是在给沉鹿打电话,点头沉鹿也看不到,她只好说是。

“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其他的东西。”许白白摸摸下巴,意味深长道。

沉鹿垂着眸,心里隐隐多了几分猜测。

不过现在她还不能确定。

“现在还看不出来,要再看看。”

许白白也这么认为,“你现在要考试,不能分心,所以这件事就交给我吧!”

信誓旦旦的话让沉鹿发笑,“我回来还要去参加期末考试,你开始复习了吗?”

许白白的兴奋戛然而止。

“小白你得好好复习知道吗?”沉鹿捏着铅笔,认真说,“我们一块儿去首都上学。”

许白白磨磨蹭蹭的,“那有点难哦。”

“等我回去之后我会帮你补习。”

许白白哭丧着脸,极其不情愿的应了声。

电话挂断后,沉鹿看了看手机,然后找到了社交软件,点进去。

从她热搜事情过去之后,沉鹿就没有再用过这个app,再点进去时,她就发现竟然有999+的消息。

沉鹿瞪大了眼睛,这是什么情况?

再点进后台后,她发现有很多人给她的发消息,几乎挤满了整个屏幕。

她看了一个。

云散:小姐姐你画的画很好看!不要相信网上那些带节奏的人的话,一定要加油啊!

沉鹿微微愣神,心中没由来的一暖。

她点开键盘,回道:谢谢啊。

这种鼓励的话其实有很多,起初沉鹿还在认真一个一个的看,然后回复。

然后一个小时过去了。

沉鹿她打字打的手有点酸。

沉鹿默默的看了一眼完全没有减少的999+

她:……

算了。

以后有时间再回复吧。

沉鹿把目光从后台收到的那些私信挪开,而去看了热搜。

然后,沉鹿又茫然了。

热搜上面没有绮罗这个名字啊……

一个对社交软件了解不深的家伙磕磕绊绊摸索了半天,才找到绮罗这个人的账号。

沉鹿看了半天,最后发现和许白白说的没什么差别。

最后,沉鹿的目光落在顾萝的画上面。

沉鹿没见过顾萝的画,可这几幅画,全让她有一种压力。

顾萝的风格……竟然这么成熟。

在自己小有所成的领域被敌人超越,沉鹿多了几分争强好胜的念头。

她眼底多了几分火色。

沉鹿比之前更努力了,连带着其他事情也被她放到一旁。

以至于沈泊行在沈家人面前有意无意的对沉鹿表现出亲昵时,沉鹿都十分认真的在想着怎么提高自己。

沈老爷子看沉鹿对沈泊行的大献殷勤完全无动于衷,在心中暗暗叹气。

之前沈瑶谨拼了命的想成为沈家的媳妇,被他赶了出去,他想着沉鹿也会是和沈瑶谨一样之人。

可现在……

这次是沈泊行对养女起了心思。

沈老爷子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沉鹿是沈之明他们愿意领养的,现在倒好,被沈泊行看上了。

他要是想得到什么东西,恐怕沉鹿现在不喜欢她,以后也会喜欢。

到那时候可怎么办?

沈老爷子找了沈夫人,隐晦的提了这件事,沈夫人最开始还没有听懂。

沈老爷子啧了一声,“等沉鹿和阿行回来,你自己看!”

“他们俩怎么了?”

“你看了不就知道了?”

沈老爷子嘟囔句一家子朽木,走了。

想着沈老爷子的话,沈夫人等到了沉鹿和沈泊行回来。

她们是一起回来的,沈泊行给沉鹿开了车门,二人一块儿进来。

沈夫人若有所思。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啊……

紧接着,沈夫人就瞧见沈泊行的脚步停了一停,从沉鹿手腕上取下头绳,帮她把头发给扎了起来。

沈夫人太阳穴突突直跳。

等等?!

阿行是会给女人扎头发的人?

他不把人踹飞已经够好了!

沈夫人忽然就觉得时间玄幻起来,猛然间,她又想起了沈老爷子的话。

让她观察沈泊行和沉鹿……

沈夫人后知后觉的一惊,再仔细看去时,只见他又摸摸沉鹿的脑袋,然后和她一起走进来。

沈夫人:……

阿行这是在干什么?

他不会喜欢鹿鹿吧?

这个念头一起,沈夫人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昏厥,而是打量沈泊行和沉鹿配不配。

然后,沈夫人就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。

她感觉……沈泊行除了年纪大了点儿,和沉鹿还挺般配的。

毕竟沉鹿现在才十八岁,而沈泊行,今年已经二十六了。

二人之间差了八岁。

这老夫少妻的,以后鹿鹿生孩子可不要早一点?

沈夫人越想越偏,已经想到了沉鹿有孩子之后的事情了。

她连忙打住自己的思绪,微微思索片刻,便决定再观察观察。

如果鹿鹿不喜欢沈泊行,那她就算是和沈泊行撕破脸也要阻止他乱来的。

可如果鹿鹿喜欢……

那沈泊行和鹿鹿在一起,就算以后鹿鹿回了顾家,辗转一下,那不还是沈家的媳妇儿?

沈夫人觉得这是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。

沈泊行和沉鹿一块儿到家,他余光扫过不远处的沈夫人。

看样子……她是没什么意见。

只要沈夫人没有不愿意,后面的事情就会好办许多。

沉鹿回到家之后,立刻冲去画画,连和沈泊行多说一句话都没有。

沈泊行看着她风风火火的背影:……

额头青筋跳了跳。

又不能阻止她用功。

沈泊行轻啧,打算等她考完试之后再找她算账。

沉鹿要去首都,沈夫人帮她收拾了许多东西,装满了三个行李箱。

“以后你还有要去首都上学,就不用在那儿多玩,先紧着学习。”沈夫人含笑对她说。

沉鹿点点头,“我知道,妈妈,等我考完试就回来。”

“路上小心一些,要听你爸爸和小叔的话。”

沉鹿继续应是。

二人磨蹭的好半天,沈夫人才放她跟着沈之明二人一块儿离开。

沈泊行早就定好了航线,带着沈之明与沉鹿一起上专机前往首都。

同行的还有两个人。

简挽和她的丈夫北陌辰。

沈之明见到北陌辰很是惊讶,虽然沈之明和他们不是一个圈子,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和北陌辰交好。

沉鹿还没见过这么豪华的飞机,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,跟在沈泊行身边,左右看看,稀罕得不行。

沈泊行压着她坐下来。

很快,笑容和蔼的空姐就走了过来,温声细语的问一些问题。

沉鹿一一回答,只觉得有很多钱是一件好事。

于是她开始盘算起自己老了,如果整个地球进入星际时代,她赚的钱够不够坐一次星舰。

沈泊行见她思绪飘飞,便在她眼前打了一个响指。

沉鹿回过神,“小叔,怎么了?”

不远处简挽和北陌辰在与沈之明说话,并没有人看他们这里。

沈泊行握住她的手,“想什么?这么出神?”

沉鹿被沈泊行大胆的动作吓了一跳,她立刻朝简挽那边看了看。

发现她们都没看过来,这才松了一口气,再小心盯了半晌握她手的大掌。

抽了抽。

没抽出来……

她作罢,说道,“我在想以后我能不能赚够坐星舰的钱。”

最近沈泊行带着她看电影,有几部是关于星际的,例如《星际迷航》,《火星任务》之类的,沉鹿觉得很有意思,也沉迷的画了画几张星舰图。

沈泊行挑眉,“你觉得你赚不到?”

沉鹿眨眨眼睛,“有很大可能,赚不到。”

她有自知之明,自己恐怕不是什么赚大钱的命。

“你不如求求我。”沈泊行捏着她的手,指节处的冻伤好的差不多了,不过摸着还有一些硬。

沈泊行并不嫌弃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把你赚的钱给小叔,兴许你小叔能帮你翻上无数倍。”沈泊行慢条斯理。

沉鹿不由得瞪大眼睛,“还能这样?”

“钱不是存出来的,而是花出来。”沈泊行兴致好,也乐于给沉鹿科普一些关于理财方面的知识。

她已经长大了,用不了多久就会走向社会,也该了解了解这个社会的规则。

“有钱人之所以越来越有钱,那就是他们不会仅凭一种方式赚钱,一旦人的钱达到一定数目,那就只是一串数字,沈家为什么能眼都不眨的给你五十万,一百万?那是他们的钱早就不是以百万为首来计算的了。”

沈泊行不紧不慢的说道,“把资金分成若干,有目的的去做投资,做理财,你的钱才能越来越多。”

也不知想到了什么,沈泊行扯了扯西装的衣袖,“到那时候,我也不必去所有场合只有这一双袖扣了。”

沉鹿“……”

莫名的,沉鹿从沈泊行的口中听到强烈不满。

她视线下移,发现沈泊行用的袖扣还是她送的那一对碧绿色的锆石袖扣。

大概是用料不怎么好,边缘银质的表面已经开始有些不纯正了。

沉鹿讶然,震惊极了,“小叔你一直没换?”

“你也没送。”沈泊行声线幽幽。

沉鹿:……

她立刻露出愧疚的表情,说道,“我一定送小叔更好的袖扣!”

沈泊行满意了。

倒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这袖扣,而是因为他带的时间太长,褪色了。

这个算是沉鹿第一次用她自己挣钱送他礼物,沈泊行不想让它出任何差错。

“所以,要不要让你小叔帮你管钱?”沈泊行继续诱哄。

沉鹿想都没想的点头,“可以啊。”

“我的钱都给小叔!”

说着,沉鹿就开始翻看自己的小包。

沈夫人她们给的那些卡和车房钥匙沉鹿已经还了回去,沈夫人知道她不愿意接这么贵重的东西之后,不再在金钱上面弥补她,而是给她买她能用得到的东西。

沉鹿见都不是贵重的,这才愿意接受。

现在她小包里装的都是她自己挣的。

包括没有用完的奖学金,以及画联第一名的十万元金奖。

沉鹿一股脑都给了沈泊行。

她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里面的钱可能只有五十万了,小叔你不要嫌弃。”

“等我以后找了工作,赚钱了,我……”沉鹿努力想了想,认真极了,“我养你!”

那财大气粗的口吻,仿佛她有家财万贯,任由沈泊行去挥霍一样。

沈泊行觉得她这副模样可爱极了。

他勾着唇笑,忍着把她搂怀里亲亲的冲动,低声道,“养我可要花不少钱。”

五十万,还不够他花十天。

沉鹿嘿嘿一笑,“所以我以后一定会努力赚钱的!”

沈泊行神情专注的看着她笑,说起自己以后可能会做的职业,大多数都是和画画有关的。

他把沉鹿的话记在心中,想着以后要不要在艺术界也积攒一些名望,等沉鹿进圈后也不至于两眼摸黑。

可又想到沉鹿还有晏老坐镇,恐怕大亏是吃不了的。

左右小心一些便是了。

飞机起飞,简挽和沉鹿说了一会儿话,便被北陌辰叫了回去。

而沈之明则一直在工作,他是十足十的工作狂,就算在飞机上,该处理的公务还是要处理。

毕竟他还得腾出时间陪老婆到处旅游。

而沈泊行,他也在看东西,沉鹿便把平板拿出来,点开绘画软件,用pencil画画。

飞机飞平稳,从北城到首都要飞两个半小时,沉鹿画了一会儿画,很快就忍不住睡了过去。

她手里还拿着电容笔,歪在沈泊行的肩头呼呼大睡。

沈泊行要了毯子盖在她身上,趁着他俯身的动作,在沉鹿额间轻吻一下。

没人瞧见沈泊行的小动作。

他满意的将沉鹿往自己这边带了带,给她调整了一下睡姿,这才继续看东西。

抵达首都后,简挽拉着沉鹿说,“你好好考试,以后的事情等你考完试我们再说。”

沉鹿知道简挽说的是什么,她点了点头,“挽姐姐,我好的。”

简挽嗯了一声,看了一眼沈泊行,又觉得沉鹿回顾家其实也不是一件坏事。

至少,给了某人可乘之机。

“我们先走了。”

“挽姐姐,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而沈泊行,则和沈之明说着话。

沈夫人在几人来之前就把沉鹿要住的酒店给开好了,距离国美很近,是沈家的酒店。

沈之明参加峰会的地点距离国美比较远,所以他们得在机场分开。

“鹿鹿的事情就先交给你了,我回去的比较晚,如果你首都的事情实在多的话,那我就让助理过来跟她一块儿回去。”沈之明看着外面等着的司机,对沈泊行说道。

沈泊行点了头,“我会把她稳稳送回北城。”

沈之明自然是相信沈泊行的,他又叮嘱了沉鹿几句,知道她不喜卡,便给了她几千元的现金。

“想买什么别犹豫,钱不够了和爸爸要。”

沈之明笑着看越长越漂亮的沉鹿,语气温和极了,“考试加油。”

“谢谢爸爸。”沉鹿最终还是把那钱收了过来,露出清甜的笑意,保证道,“我会的。”

沈之明摸摸她的脑袋,不再磨蹭,先离开了。

沈泊行则带着沉鹿来到外面。

正对着沈泊行和沉鹿的地方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,一旁停着一辆迈巴赫。

男人看到沈泊行,立刻走了过来,恭敬喊道,“家主。”

沈泊行淡淡应了一声,低头看沉鹿,“上车,我们去酒店。”

沉鹿点点头,和沈泊行一起上了车。

而行李,则被男人利索的搬了上去。

车上前后的帘子被拉上。

没了其他人,沈泊行自然不会委屈自己,他十分顺手的把沉鹿捞到自己怀里。

【作者有话说】

沈泊行:接下来是私人时间。

沈泊行:进程赶快点。

作者:做梦!

沉鹿:幻想赚钱坐星舰中,勿扰。

今天也是六千!

马上快五千必读票了!

我等着爆更一万啦!

最新小说: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