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在沈爷心尖放肆撩火 > 第221章 小叔,我觉得……

第221章 小叔,我觉得……(1 / 1)

“小叔,你来了。”沈云深走了过去,语气里带了几分迫切,“这俩人完全油盐不进,一直都不承认是谁指使了他们!”

沈泊行早就猜到了。

他看了一眼早就抵达的助理,后者识趣地把酒店里的投屏打开,连接了平板,播放出一段视频。

视频里面,这是一段发生在车里的视频。

而里面的人,赫然是顾萝和金泰!金泰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东西。

视频里金泰洪亮的声音通过酒店中音质极好的音箱中传了出来,落入在场每个人耳中。

“闺女,你忍忍,我可是你爸,你在这么闹下去被司机知道了,顾家那群人肯定也得知道!我的好女儿,别吵吵了!”

“我知道你现在接受不了,小萝,但你就是我们的女儿,不管你信不信!”

“老子费劲千辛万苦换了孩子,你要是敢给老子搞砸了,你这一身富贵就别想要了!”

在场的其他人,也一副震惊模样。

顾萝……是金泰的女儿?!

换孩子?

被换的那个孩子是谁?

给金泰打钱的是顾萝?!

金泰去陷害沉鹿是因为顾萝的指使?

顾萝已经知道沉鹿是顾家的骨血了,所以害怕沉鹿回到顾家?!

这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在所有人的脑海中不停盘旋。

只有金泰的大脑里浮现一个念头。

完了。

他以后的荣华富贵,全都要泡汤了!

沈泊行视线瞥了一眼那视频。

这是他找人从顾萝第一次见金泰的行车记录仪中恢复的视频,顾萝她还算有几分机敏,不过手动删除是没有用的,只要随便一个技术好点的技术人员,就能轻易恢复。

简挽不可置信地看着金泰和他的妻子。

“你们偷我姑奶奶的孙女!?”

众人齐齐又看向简挽。

姑奶奶?她是简家的人?

顾良哲现在在北城没什么名头,可他的父母却是有名头的。

一个国画大师,一个是曾经带着顾家产业走到巅峰的女强人。

现在顾家的产业不如从前,顾良哲中规中矩的经营着产业,没有办法再上一层楼,自然而然的掉出了原本的圈子。

可就算是这样,顾家在北城还是算得上豪门的。

更何况,简家在首都同样是勋贵。

虽然简老太太已经过世,如果简挽认同,顾家人去首都也是有一份体面的。

众人目光如炬,全部落在了金泰身上。

向来儒雅温和的沈青山,脑袋却比在场其他不清楚内情之人转得更快。

沉鹿可是在南城山里的一对普通人捡到的。

这说明了什么?

金泰把孩子从顾家换走之后,将一个未足月的婴儿扔在了南城!

沈青山脸上出现一抹愤懑,“金泰,你们这是杀人!”

“我们没有要她的性命!她现在活得不是好好的吗?”金泰还没有说话,他的媳妇却先一步大声惶恐地反驳着,“我们没有杀人!”

“偷窃孩子抛之荒野,就算没死也是杀人未遂,足够你们在监狱里蹲上一辈子。”沈云盛冷冷说道,“就算你们如何狡辩,都逃不过制裁。”

“我们只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有一个好的环境长大!”金泰这下才是真正的慌了,他当即泣不成声,“你们都是有钱人,根本不知道我们这种贫苦人家过的是什么生活,要不是为了让我的女儿过得好点,我至于犯那么大的险把我的孩子送到顾家吗!”

金泰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,声音都变得铿锵有力起来,看向这些人的视线里带了几分仇视。

这些人都是一群有钱人,怎么可能明白他们这些穷人所想?

“这是你害鹿鹿的理由?你有没有想过你女儿好过了,另外一个孩子被冻在山林中,如果没有人救她,她或许早已经死了!”沈夫人红了眼眶,怒视着金泰,“你自己没本事给自己女儿赚家业,凭什么活该让鹿鹿受她本不该受的委屈?”

“这事本就是你自私自利,却还冠冕堂皇地找理由,当真是无耻之尤!”

沈夫人气的胸膛起伏着,一双美目瞪着金泰。

沈之明扶着沈夫人,轻抚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,视线冷冽地看着金泰二人,语气不善,“这种人自然要他们自食恶果。”

金泰面色苍白,灰白跌坐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金泰二人被保镖带了下去。

房间里只剩下沈家人和沈泊行,简挽等人。

沈泊行看了看时间。

沉鹿差不多要到上午考试结束的时候了。

沈泊行目光落在简挽身上,“想去先见见她么?”

众人齐齐看向了简挽。

沉鹿是顾家的女儿。这大概率代表着沉鹿以后就算回去也吃穿不愁。

一直盘旋在沈夫人脑海中的离别,在金泰离开后,终于是爆发了出来。

她有些受不了地坐在沙发上,低声哭着。

沈云深重重锤了一下墙壁,十分不情愿地说道,“她就非得回顾家?”

沈云盛说道,“鹿鹿住我们家,我们比顾家更好。”

其他人都重重点头,觉得他说得对。

顾家就算再好,也比不上沈家。

简挽捏了捏眉心,“诸位,我之前和鹿鹿相处过一段时间,我也很喜欢这个妹妹,如果你们不相信顾家的人,也应该相信我姑爷爷。”

“鹿鹿是顾家的血脉,现在金泰的孩子占据了本应该属于她的东西,鹿鹿不应该什么都不知道。”简挽一字一句地分析着,“如果我姑爷爷知道顾萝和鹿鹿是被替换的,他必定会好生照顾鹿鹿。”

“她是我姑奶奶唯一的孙女,就算顾家不愿意护着她,我简家,北家,愿意当她的后盾。”

简挽后面这句话就如平地惊雷,狠狠朝沈家人砸了过来。

沈夫人的眼泪还挂在眼睫上没有掉下来,愣愣地看着简挽。

北家?

首都北家?

简挽嫁给了北家北陌辰,就算是远在北城的沈家人也是知道的。

那可是足以和首都沈家相媲美的存在。

如果北家愿意当鹿鹿的后盾,她以后都不用愁了。

沈青山和自己的两个弟弟相视一眼。

沈云深还是那副不怎么爽快的样子,自家妹妹要被接走,无论是谁,都不可能高兴。

更何况是沈云深?

他虽然觉得沉鹿这个便宜妹妹有时候喜欢和他抢东西,也喜欢告状,但是他已经把沉鹿划到自己的保护范围,怎么可能再让她去其他地方!?

沈之明沉吟片刻,道,“鹿鹿现在还要考试,等她把校考考完,再由她自己做主去留,当初我是受她以前的养父养母的嘱托,没有通过她的同意就将她接了过来,现在也该去询问她的意见。”

沈夫人默默擦着眼泪,终究是没有接着哭了。

简挽点了点头,“这是应该的。”

一群人商量好暂时把事情瞒着沉鹿,然后一起去接沉鹿中午回来。

沈泊行这会儿不急了,事情发展到现在,沉鹿的身份已然真相大白,接下来就是看沉鹿该如何做了。

她愿意回顾家便回顾家,若是不愿……那他也自有法子让沉鹿称心顺意地和他在一起。

沉鹿看着一行人都过来了,不由得有些傻眼。

“你们怎么都过来了?”她背着自己的画包,小跑了过去。

司机接过她的画包,沈夫人的眼睛还有一些红,不过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,她含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,十分宠溺的说道,“还不是看你考了两场试,肯定累着了,我们过来陪你。”

因为她考试而闹出这么大阵仗,连爸爸都过来了,沉鹿感觉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鹿鹿。”

忽地,一道婉转动听的声音在人群中响了起来。

沉鹿觉得耳熟,朝着声音源头看去,只见一位身材苗条,穿着驼色大衣,熠熠动人的女人,正站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她。

那笑容似是皎皎明珠,顾盼生辉。

沉鹿眼睛一亮,不由得说道,“老板娘姐姐?!”

“你和她很熟吗?一口一个姐姐的。”沈云深十分吃醋的说道。

他们认识这么久,沉鹿还是和他相处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后,她才喊他一声二哥。

怎么到简挽这儿,沉鹿就直接喊姐姐了?

不就是小半个月的相处嘛,能有他们相处的时间长?

“老板娘姐姐在荷城的时候很关照我。”沉鹿解释道,“我画画都是在她的店里画的。”

“看来我那么多点心和花茶没白投喂?”简挽之前见她第一面的时候,就觉得有些亲近,现在知道她是姑奶奶的孙女,还没沾上顾良哲和穆梓他们两人的陋习,就更喜欢她了。

沉鹿点点头,和他们说道,“这次考试的题目比我想象的要简单一些,统考过a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其他往外走的其他考生听到沉鹿的话,瞳孔地震。

简单?

她到底哪里觉得这次的考试题目简单的啊!

半个小时默画出三人和自行车简单吗?

还是那个玻璃,水壶,水果组合而成的素描简单?

他们已经开始怀疑起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考生了。

能说出这种话的人,肯定不是考生!

本来想着不让家里人为她担心的沉鹿,一不小心在其他考生面前凡尔赛了一把。

她也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,只是高高兴兴地跟着家人和简挽一起去吃了午餐。

沉鹿下午还要考试,所以吃的东西很是清淡。

沈泊行看着沈夫人和简挽对沉鹿好得很,她一向受沈夫人喜欢,又有一个把她迷得神魂颠倒的简挽在,沉鹿更是如在梦里一样,笑容都变得傻乎乎的了。

他散漫地轻笑一声,神情闲散。

坐在沈泊行对面的沉鹿余光看到他笑,不由得趁着吃东西的空档,抬着眼帘看他。

结果被他逮了个正着,沉鹿闹了一个大脸红,默默把目光挪开,不敢再看他。

后面的一场考试也进行得飞快,等沉鹿彻底从考场解放出来后,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。

终于考完了!

这次是沈泊行过来接她的。

沉鹿看去的地方是珺庭,不由得好奇问,“小叔,我们不回沈宅吗?”

“简挽过来,你不和她相处一会儿?”沈泊行随口去说道。

“挽姐姐她不回首都吗?”沉鹿有些好奇地问。

沈泊行道,“她来北城有事,办完后自然便回去了。”

沉鹿若有所思地点了头,又问了一句,“小叔和挽姐姐认识?”

“不熟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沉鹿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,可她又想到了什么,接下来的话便哽在口中,说不出来了。

沉鹿通过后视镜小心看着沈泊行。

现在她考完了试,也有余力去想其他的事情了,原本被她抛在脑后的那些事儿,也被她重新记了起来。

她问道,“大哥还在家吗?”

“嗯。”沈泊行看她一眼,“找他?”

沉鹿扭扭捏捏了半天,亦知自己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了沈泊行,索性说道,“前几天家里来了两个人说我是她们的女儿,妈妈重新做了亲子鉴定,我想知道结果。”

“而且,他们带过来的那张鉴定表被人做了手脚,我这几天没有关注,也不知道大哥查出来没有。”

沉鹿的情绪低落了些许,耷拉着脑袋,也不像刚才从考场出来那会儿的高兴。

“不是。”沈泊行直截了当道,从后视镜里看她,又转移话题,“我听大哥说,你要去首都参加校考?”

沉鹿点了点头,思绪果然立刻被沈泊行带跑了,略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还没有去过首都呢。”

沈泊行散漫的勾唇,“你不跟我一块去,能找得着国美在哪?”

沉鹿不服气,“我会看地图呀。”

沈泊行没有告诉她,首都的路况可比北城复杂得多,不在那儿待上一年半载,恐怕到那儿就能迷路。

不过沉鹿有他护着,什么都不必担心就是。

沉鹿犹犹豫豫的,但眼里还带着光,问他,“小叔,你去过国美吗?”

那种艺术学校沈泊行怎么可能去过?

他说没有,道,“既然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美院,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。”

说着话,沈泊行把车停在车位上,熄了火,扭头看她,大手落在她的脑袋上,松快又轻柔地揉了揉,语气随意,“你和我一块儿去首都,什么都不用怕。”

耳朵微红,沉鹿捏着自己的衣袖,想了想,说道,“小叔,我觉得……我这次考试还不错。”

【作者有话说】

哇,你们都不知道我平行世界写什么就知道不甜啊?

万一很甜呢!

最新小说: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刘宋汉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