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在沈爷心尖放肆撩火 > 第215章 沉鹿是我的女儿!

第215章 沉鹿是我的女儿!(1 / 1)

顾萝的大脑已经反应不过来了。

沉鹿在决赛中拿了第一名?

岂不是在她去领奖的时候爷爷就会看到她?

这绝不可以!

她视线沉沉地看着逐渐清晰的主车道,对傅安然说道,“你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尚未察觉到危险靠近的沉鹿并不打算去领奖,临近考试,她没由来的紧张,生怕自己考不好。

想和沈泊行说说话,可他又不在北城,要在她考试前几天才能回来,沉鹿只能把那股紧张情绪压下去,只能每天画画来缓解。

好在的是,沈青山回来了。

他一直都在关注沉鹿的考试,沈夫人看出沉鹿的紧张,便给他打电话打算让劝劝。

沈青山知道她即将参加统考,也就短暂地结束了自己的工作,特地从国外赶回来。

沈云盛把他从机场接了回来。

在车上的时候,沈云盛对沈沈青山说道,“是妈太关心则乱,还让你回来。”

“就算妈不给我打电话我也是要回来的。”沈青山推了推金丝眼镜,眉眼俊秀儒雅,带着一股书生气,“她第一次参加这种考试,没有足够安全感很容易出问题。”

“她和往常没什么变化。”沈云盛有些不理解。

沈青山只是看了他一眼,平静说道,“最开始她来家里的时候,我替小叔教妹妹,她有两天没吃饭,当天晚上那个宴会被爷爷搞砸,是小叔发现她昏过去了,家里没有一个人发现她的不对劲。”

“她如果不说,家里有几个能看出她想了什么?”

沈云盛沉默下来。

那事他当然是知道的。

当时他和沈云深都不喜欢她,也在用自己避而不见去反抗父母做的决定。

现在觉得沉鹿好了,再想起之前的事情,才发现他们当初对一个小姑娘做了什么样的事情。

说到底她来这里是沈家人的决定,而非是她。

她之前的养父母救了他的爸妈,而她过来还受那么大的委屈,要是换一个承受能力没有那么好的,估计早就抑郁了。

沈云盛略有些艰难的开口,“我以后多注意。”

沈青山笑了出来,拍拍他的肩膀,“她比以前要开朗不少,小叔把她保护得好,这些紧张其实她自己也能缓过来。”

他不过是……不想让她再受一次无人问津情绪的落寞罢了。

回到沈宅,沈青山刚刚进来,就看到了沉鹿。

“大哥!”沉鹿很是高兴地跑了过来,“你回来啦!”

沈青山摸摸她的脑袋,“嗯,实验的进度不错,我回来休息休息。”

“最近在家怎么样?”

“因为要考试,所以我和洛竹河商量暂时把课给停了,等我考完之后他再继续给我补课。”

二人聊着,沈云盛幽幽走过来,盯着沉鹿,仍旧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,“我回来,你为什么不和我问好?”

沉鹿这才看向沈云盛,很快她就笑吟吟说道,“三哥,欢迎回来。”

沈云盛这才露出一个类似于“我高兴了”的表情。

三人走进客厅,沈云盛便借口走了,把空间留给沈青山,让他去宽解沉鹿。

“想好去哪个学校了吗?”

佣人端了一壶奶茶过来,沈青山先倒了一杯给她。

沉鹿先说了句谢谢,喝了一口奶茶,这才道,“想好了,去国美。”

沈青山不禁微微扬眉,“国美的艺术分数线很高吧?”

沉鹿点了点头,又面露苦恼,“老师说画画的竞争压力和高考没多少区别,肯定会有很多好种子出来,而且我想去的专业国美只招收几百个人,我不一定能被录取。”

国内参加画画考试的人那么多,沉鹿心中极没有底。

听到她的话,沈青山沉思了片刻,又缓缓说道,“能不能上,是在明年才能决定,那就是以后的事情。”

“你这些天,有玩吗?”

沉鹿立马摇头,“都快考试了,我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去玩?”

要不是今天老师大发善心让她们休息一天,沉鹿恐怕现在还在画画呢。

“尽人事,知天命。”沈青山语气温和,“你每天都在孜孜不倦,为什么还要担心那些以后才会发生的事情?”

“机会出现,你想怎么把握?”

沉鹿微愣,好一会儿才说道,“不让它溜走。”

沈青山笑了出来,“国内这些考试虽然有很多不足,可能够确定的是,它能保证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的公平,考试向来是能者居之……对了,我听说你在比赛中拿了第一名,这就足以证明你已经超过了一些学生。”

“所以,小妹,不要让机会溜走。”沈青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,放在她的面前。

听完沈青山的话,沉鹿只觉原本困顿,紧张的情绪顿时消散了不少。

白嫩通透的瓜子脸上酒窝清浅可人,沉鹿脆脆说道,“我明白了!”

“打开看看?”沈青山眼底划过慈爱的光芒,把盒子朝她所在的方向举了举。

“不行,我不能要礼物了。”沉鹿想都没想地拒绝,苦巴巴说道,“自从三哥给了我一套房和车之后,爸爸妈妈又送给我好多东西,我不能再收了!”

那房子和车钥匙在她手里就像是烫手山芋一样,又不能退,也不能不要,真是愁死她了。

沈青山老神在在,“放心,你大哥我没钱。”

“这个也不要钱。”

沉鹿将信将疑地接了过来。

把盒子打开,就发现里面躺着一枚奖章。

上面刻着一串沉鹿看不懂的语言。

沈青山说道,“这是我之前去欧登塞参加国际艺术展时发的一个纪念奖章。”

“上面写的是安徒生文化艺术奖章。”

沉鹿曾经听晏老说过这个奖项。

她三师兄在七年前曾获得过其中一个分项的金奖。

沉鹿把那小小的奖章拿在手里,仔细看了看,说道,“真好看。”

看她喜欢,沈青山也就放心了。

至少这个他厚着脸皮要的奖章能有用。

他含笑地说道,“说不定以后你能拿到真正的奖章。”

这和沉鹿长出翅膀在天上飞的概率差不多。

她有些不好意思道,“我没有那么厉害。”

三师兄现在可是很有名的建筑师,拥有很多杰出的代表作,晏老给她看过那些作品,她看过之后,自知难以望其项背,和他的差距似天堑一般,自然也不会做那种压根不可能实现的梦。

二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天就黑了。

沈夫人看到大儿子回来,乐不可支地吩咐管家多做了许多饭菜。

沈青山这次没有和沈之明再闹起来,而沈之明也不再提让他回来接管家里事业的事,相安无事又极为愉快地吃完了这顿晚餐。

沉鹿重新开怀起来,饭后又多喝了一杯奶茶,回到房间准备画画的时候就开始不停地打嗝。

沈泊行的视频电话是这个时候打来的。

白白嫩嫩的人儿从手机屏幕里出现,沈泊行没听见沉鹿喊他,先听到一个忍不住的“嗝”。

她打完之后,立刻捂住嘴,乌溜溜的眼睛瞪圆了看他,一副“我什么都没做”的样子。

后者慢慢的扬起眉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看来我不在北城,你的日子过得也不错。”

“胖了。”

沉鹿又打了一个嗝,反驳道:“哪有!我一点都没有胖!”

说着,她还认真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。

嗯,还是平坦的。

沉鹿挺直了腰背,“小叔,我一点都没有长胖。”

沈泊行看她还挺骄傲的样子,笑了出来。

那笑声细细密密的,夹杂着麻麻的电波,沉鹿挠挠耳朵,继续打嗝。

也不知道沉鹿打嗝戳中了沈泊行哪里的笑点,他笑的声音更大了。

沉鹿默默看他,带着哀怨,“小叔……”

沈泊行用手抵着唇,低低唔了一声,薄唇还勾着,眉眼染了愉悦,“好,我不笑了。”

二人静谧了片刻。

“嗝。”

沉鹿的肩膀一抖,从喉咙里就钻出了这个字。

沈泊行没忍住,笑的声音比方才更大了。

沉鹿又羞又气,放下手机就去找水喝,灌下了一大杯,才停止打嗝了。

她气鼓鼓地回到卧室,看手机的视频还没有挂断,郁闷地说道:“小叔,我要画画了,要挂了。”

“急什么?”沈泊行这会儿已经收敛了方才外放的肆意笑意,只在眉眼染了些微轻松,眼尾夹杂了些红,如飞扬的彩霞,漂亮极了。

“现在九点,不画了。”他说道,“和小叔聊天。”

沉鹿看了看时间,想想也是,今天休息,那就休息个彻底。

她坐在床尾的沙发上,看着沈泊行,“小叔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“月底。”他眼下沾着青黑,是过度忙碌后的标志,“能在你考试前赶上,你安心待考,嗯?”

他这么忙还记着自己考试的时间,沉鹿心间涌现出许多说不出的情感。

沉鹿往后靠了靠,把脚踩在沙发上,灯光下,她小巧可爱的脚白得发光,纤细笔直的小腿蜷缩着,被她用胳膊环着。

这个动作让沉鹿的脸靠近了镜头,没有任何滤镜,却让她更显清纯。

沉鹿眨着眼睫,看着依旧俊朗清舒的沈泊行,道,“我看天气预报,说首都最近在下雪,小叔你要保重身体,不要生病。”

她鼓着勇气,问他,“小叔,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……你带了吗?”

杏眸里夹杂着明显的期待。

闻声,沈泊行抬眸看向不远处挂在最显眼位置处的银灰色羊绒围巾。

本想着再逗逗她,可瞧她全是期待的样子,沈泊行想说出的话在口中转了一圈,变成了其他话,“还不错。”

这丫头到底要考试了,总不能说些扰乱她心神的话。

沉鹿顿时就开心了起来,眉眼弯弯的,漂亮极了。

到了画联要颁奖的那天,沉鹿还在画室画画,她今天是不打算去的,所以荆季林便去帮她把奖杯与奖品给拿了回来。

沉鹿的手机在她画速写的时候响了起来。

沉鹿看了一眼,发现是家里的管家打来的,她略微感到一些奇怪,不过也是接通了。

“喂?”

“沉鹿小姐,家里出事了,您能不能先回来一趟?”

管家的声音里带着急迫,“夫人让我给您准备了车!”

沉鹿从位置上站起,问他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管家复杂的看着眼前不停大闹的二人,对沉鹿说道,“您回来之后就会明白了。”

沉鹿不明所以,不过她也不耽搁,给荆季林打了一个电话请假,从画室出来后就看到了沈家派来接她的车子。

沉鹿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能让妈妈打断她学习仍旧要她回去的事情,必定不是小事。

这一路上,沉鹿不停的猜测到底是什么事。

可无论沉鹿怎么猜,都想不出所以然来,直到她回到沈宅,匆匆走进去,还没看到人,就先听到一阵刺耳的叫喊声。

“沉鹿是我们的女儿,今天我们必须要把她给带走!”

“你拐卖了我女儿!你给我赔钱!”

沉鹿听到这两段话,只觉自己的大脑被重重锤了一下,除却嗡嗡作响,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那陌生的声音,说自己……是她的女儿?

怔愣在那里的沉鹿,一时间再无法走进一步。

沈夫人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种无理取闹到极点的人。

她心里烦透了,冷声说道,“你们说鹿鹿是你们的女儿,证据呢?”

事情要在一个小时前说起。

沈夫人正在家里帮沉鹿收拾她最近画的画,就看到沈明珠来了,还带了两个不相干的人进了沈家,保安要核实那二人的身份,那二人竟然哭闹了起来。

这里只有沈家一家人,只有往外再扩散一公里才有其他人家,这一嗓子没有惊动其他人,把沈夫人惊动了。

她皱着眉头,喊了管家过来,“去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“是。”

管家刚刚走到门口,那二人就被沈明珠护着走了进来。

“大嫂真是治家有方啊,把我都能拦在外面。”沈明珠未见人,嘲讽之声倒是先响了起来。

沈夫人扭头看去,只见沈明珠走过来,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人,那二人模样尖脸猴腮,透着一股不惹人喜欢的精明与市侩。

【作者有话说】

作者:美女竟然也会打嗝哎!

沈泊行(忍住不笑):美女打嗝。

沉鹿:……

沉鹿:烦死了!

实在不是我不想加更,是我最近运气有点太不好了。

昨天被猫抓了一下,要连续打五针狂犬疫苗,然后又屋漏偏逢连夜雨的……吃了一个汤圆,我就胃又出问题了(早些年造作把自己的胃给伤到了)……今天要去看中医,明天打第二针疫苗,如果十一号没事的话……我就能加更了。

最新小说: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