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在沈爷心尖放肆撩火 > 第50章 沉鹿绝不可能成为沈家人!

第50章 沉鹿绝不可能成为沈家人!(1 / 1)

沈泊行沉默的看着沉鹿

后者求生欲爆棚,说道,“你要是想继续睡觉,那就算了!”

“我我我先走了!”

话落,沉鹿便立刻慌慌张张的跑了。

沈泊行:。

他眼底的烦躁演变成一言难尽,沈泊行关上门,躺在床上准备继续睡觉。

沉鹿把早餐吃完,便背着书包又来到沈泊行房间门口。

这次她学聪明了,只敲敲门,将声音提高,“小叔,我去上学了,你不用起来。”

说完,沉鹿就走了。

刚刚酝酿出睡意的沈泊行:……

昨天晚上所想的那个还不赖的心情,大抵是错觉。

……

傅安然养好身体,下午便回了沈宅,她听学校的人说,沉鹿因为旷课还请了家长,心里便洋洋得意。

这下沈夫人还能忍得下去?

到沈宅后,她果然没有看见沉鹿的影子。

“沉鹿呢?”傅安然问管家。

管家含笑的说道,“沉鹿小姐在周末才会回来。”

那就是被赶出去了?傅安然扬眉吐气,连带着身形都变得挺拔起来。

她直接去找了沈老爷子。

沈老爷子正在摆弄开春种的花,神情闲适。

“外公!我回来啦!”傅安然一路小跑,洋溢着明艳的笑容。

“这么着急干什么?”沈老爷子点了点她的额头,“那边有水,你去喝点。”

“谢谢外公!我就知道外公对我最好啦。”傅安然带着天真,笑眯眯的说道,然后灌了一大口水喝。

“外公,我听说,沉鹿搬出去了?”傅安然试探般地问道。

“嗯,你舅妈让她周六周末回来。”

“这样就最好了,您说沉鹿一个养女,舅舅舅妈非要养在身边,以后要是出了什么岔子,那以后可就真的哭都没地儿哭呢。”傅安然捧着水杯,看上去极为担忧。

仿佛是在为沈之明夫妻二人忧虑以后会不会被沉鹿给骗了。

“我谅沉鹿也不敢做伤害你舅舅一家的事。”沈老爷子冷哼,“你三个表哥不会允许她这么做。”

“可是青山哥对沉鹿就很好啊。”傅安然说道,“青山哥还帮她补习功课呢。”

“我看沉鹿根本不是什么好人,说不定以后还会勾引青山哥呢。”

傅安然神情带着几分轻快,仿佛是无意提及。

而沈老爷子,他的脸立刻冷了下来。

勾引沈青山?除非他死!不然沉鹿绝对不可能成为沈家人!

沈老爷子在心中暗自愤怒的表态。

还在上课的沉鹿忽然打了一个喷嚏。

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子,目光落到自己的手工作业上,不由得哀叹一声。

为什么同样是用手操作,她画画可以,可剪裁为什么这么差?

“沉鹿,你这个真是房子吗?”坐在沉鹿身边的阮石,真诚发问。

沉鹿:……

“哈哈哈哈哈!!”许白白捂着肚子毫不留情的笑了出来,“鹿鹿,你这,哈哈哈,太搞笑了!”

沉鹿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许白白,说道,“这也能算是……”

她想了想,“猫窝?”

“噗嗤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

二人发出雷鸣般的笑声。

惹得老师都看了过来。

那老师走到三人面前,目光直直的看向沉鹿手中的手工作业。

这节课她的要求是自己动手测量房子尺寸,然后进行缩小,做成等比的房子。

但沉鹿这个作业……

老师勉为其难道:“还不错,下次继续努力。”

沉鹿:……

“谢谢老师。”

阮石认真对沉鹿说道,“沉鹿,我虽然画画不如你,但我手工作业肯定比你厉害。”

“你要不要拜我为师?”

“不用了,我想我可以自己做到。”

“醒醒,这很困难。”

“我可以。”沉鹿鼓着腮帮子,她就不信她做不出一个好的手工作业。

从学校到画室的距离很近,而画室到珺庭更近,只需要走过两个路口,就到了。所以沉鹿从画室回珺庭,便没有让司机接,只让他把自己送到画室后就可以回去休息了。

今天沉鹿回去得比较早,在等沈泊行回来的时候,她便坐在客厅里,继续摆弄自己的手工作业,仿佛是和它杠上一般。

公司里,沈泊行开完会,寒晔然便给他打了电话,叫他出来玩。

沈泊行本想答应下来,又忽然想起了家中还有一个小姑娘。

他捏了捏眉心,说道,“不去了,回去睡觉。”

“你今天怎么怪怪的?”寒晔然惊讶问道,“我叫你你竟然不出来。”

沈泊行嗤笑,“你算哪根葱。”

“唉,西伯利亚野葱。”

“少和我耍贫嘴。”沈泊行笑了出来,将车门打开,漫不经心道,“挂了。”

说罢,沈泊行便将电话给挂断了。

门被打开了。

沈泊行没有瞧见来给他开门的小丫头,还觉稀奇。

以为是那姑娘终于是累了,以后都不会匆匆忙忙过来给他开门。

一进门,他便看到不远处的客厅里,正坐着一个埋头苦干的沉鹿。

他悄无声息的走过去,先看到茶几上放着的白纸,上面画着笔直的线条,勾出一座房子的三个视角,瞧着还挺好看。

而沉鹿身边规规矩矩的放着不少硬纸张,有些已经被剪裁过,被剪裁的边缘坑坑巴巴,怎么看都不像是沿着一条直线剪出的模样。

而沉鹿非常固执的裁出了好几份。

“裁得倒是与波浪别无二致。”沈泊行看了半天,淡定吐槽。

沉鹿听到他的声音猛然抬头,就瞧见了沈泊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。

“小叔?”沉鹿连忙站起来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沈泊行面不改色的瞎扯,“从你开始做的时候。”

沉鹿:……

她瞪圆了自己的眼睛,顿时脸红,显得很是窘迫,坐立不安的动着。

沉鹿完全没有想到沈泊行会这么早回来,又被他看到自己做的丑东西,她感觉拿不出手。

手忙脚乱的把茶几上放置的材料都收拾干净,沉鹿磕磕巴巴解释道,“那是手工作业,教材上面就是这么做,我都是按照步骤来的。”

沈泊行挑着眉,意味深长,虽然没有接她的话,便让沉鹿感到心虚得不行,她决定一会儿吃过晚饭后,再继续把剩下没有做完的作业做完。

二人在吃晚餐的时候,沈泊行接了一个电话。

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,他的脸上多了几分莫名,“你确定?”

对方应声,“具体情况在医院有记录。”

最新小说: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