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学校(1 / 1)

“撒谎。”沈泊行轻嗤,“走。”

“去哪?”沉鹿看着他的背影,问道。

“来就是。”

沉鹿犹豫观察了周围,发现附近并没有人关注她,她便小心跟上沈泊行的步伐,完全不知道他要把自己带到哪里。

沉鹿害怕被别人认出来,一直低着头走,也就没有发现沈泊行停下脚步,一股脑的撞了上去。

“唔……”沉鹿声音发闷。

下一秒,沉鹿便觉后衣领被提起来,她双脚倏地离地,没有支撑点的沉鹿瞪大眼睛,下意识抓紧了那提着自己的胳膊。

沉鹿惊呼,“小叔!”

“脑袋不好使也算了,怎么笨手笨脚的?”沈泊行把她提到面前,放下后,垂着眼随意说道。

她才没有!

沉鹿不满道,“大哥说过,我很聪明。”

“他布置的作业我也全写对了。”

沈泊行嗤笑一声,继续往前走,沉鹿很快追了上去,“我说得都是真的。”

“行了,知道了。”

他停在花厅中,下巴轻点不远处的凳子,“在这歇着吧。”

沉鹿脚步微顿,看向那花厅。

原来小叔是带她休息的。

沉鹿顿时不再在自己学习上做多余的计较,乖巧说道,“谢谢小叔。”

沈泊行目光从沉鹿身上上下扫过,随意道,“歇完便回去。”

说罢,沈泊行便先走了。

沉鹿在花厅休息了十分钟,便立刻回了前面,路上她瞧见沈之明和沈青山一前一后的从人群中离开。

应该是交谈去了。

沉鹿思索半晌,没有打扰他们,继续朝前走。

沈之明与沈青山聊了不知多久,直到中午时,沉鹿才看到他们回来。

二人神情平静,完全不像沉鹿看到的那两次,争吵到面红耳赤。

从祖祠回来后,沉鹿的生活便再次回到了正常,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。

沈云深与沈云盛在沈宅并没有待太长时间,正月初三便陆续离开。

沉鹿也没有再见过沈泊行,偶尔听沈夫人说,沈泊行目前在开拓国外商业版图,能回来一趟都是稀罕的。

不能见沈泊行,沉鹿便将所有杂念都清出去,学习的劲头越来越足。

临近高中开学,沉鹿也要回学校上课,她又是期待又是害怕。

沈夫人为了沉鹿上学的事情,给她准备了许多东西,连带着书包,新衣服,都买了全套的。

沉鹿正在选她的新书包。

沈青山坐在一侧,批改沉鹿做完的作业,余光轻瞥沉鹿。

他语气温和,含笑对沉鹿说道,“想去学校,还得先把这几张卷子做完。”

“做完这些,就能去学校了吗?”沉鹿停下动作,问他。

“嗯。”

沉鹿本就有很好的,她被遗弃到福利院后,也没有放弃学习,一直在巩固初三的学业。

她又聪明,几乎一点就通,学习高中课程虽然有压力,但对她来说是能接受的。

沉鹿充满了干劲儿,不再挑那些书包,很快便回到书桌前,拿着笔开始写沈青山为她准备的这一阶段“结课考试”试卷。

花了将近一整天的时间,沉鹿写完了这些试卷。

知道沈青山安排的沈夫人紧张的看着他将所有卷子看完,而沉鹿则挺直腰背,余光不停往卷子上瞥。

“怎么样?鹿鹿能回学校吗?”沈夫人问道。

沈青山抬了抬金丝眼镜,唇角温柔的勾着,“除了英语有些薄弱,她完全可以进入高中上课了。”

闻声,沉鹿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下来。

“太好了!”沈夫人欢喜极了,看向沉鹿,就见她杏眼一弯,露出清甜的笑容。

沈夫人被她纯粹的笑容感染,不由得亲了亲她的额头,“我们家鹿鹿真棒。”

沉鹿带着红晕,有些羞涩。

“大哥当老师很厉害,没有大哥教我,我一定不会学得这么快。”沉鹿感激的说道。

沈青山含笑的看着沉鹿,“那就给你定一个考上顶级学府的目标,才不能辜负我这个好老师。”

“啊,是不是太难了。”沉鹿故意露出苦恼的表情。

“哈哈。”

管家为她们端上一些甜点,看着气氛温馨的小书房,他脸上多了些柔和。

沉鹿小姐给家里带来了很多欢笑。

沉鹿能去学校了,沈之明便着手让人去为沉鹿的学籍进行安顿。

北城的好学校有很多,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外国语中学。

而沉鹿要去的学校,便是这所。

据沈青山所说,在这一年的学费就要五十万,只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家才会把孩子送到这来上学。

而沈家,最不缺的便是钱。

沉鹿听到这个数字,心里不由得一颤,她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。

一时间,沉鹿陷入了茶不思饭不想的时间。

沈夫人和她说了许多,沉鹿虽然听得进去,那五十万的学费对沉鹿来说实在是没有必要。

她明明只要上个普通的学校就可以了。

沈夫人没有办法,只得让沈青山和沉鹿解释。

看着沉鹿脸上充斥着犹豫和心疼的样子,沈青山便放缓了语气,说道,“这是你应得的,在那个学校学习压力相对于没有那么大,也可以锻炼你的为人处世,对你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。”

“那真是我应得的吗?”沉鹿抬眼,很是不安,“就算我的爸爸妈妈还活着,我也只是读一所普通高中,运气好或许能考上大学,找一个工作,等我赚够了钱,让爸爸妈妈不再那么劳累。”

沉鹿咬着唇,“大哥,这才是我应该走的路。”

“你知道南城的房价是多少吗?”沈青山问她。

沉鹿茫然摇头。

沈青山给她说了一个数字,惊得沉鹿瞪圆了眼睛。

“钱永远都不可能赚够,只有你掌握了足够多的知识,拥有足够多的底蕴,才会让自己拥有更多的选择空间。”沈青山不疾不徐的说道。

话是这么说,但沉鹿仍旧过不了心中那关,看得沈青山有些无奈的捏了捏眉心。

他想起沉鹿素来最听沈泊行的话,便说道,“若是小叔在,也一定会让你在那里上学的。”

听到小叔这两个字,沉鹿抬起头,“真的吗?”

“我没理由骗你。”

沉鹿犹豫半响,最后还是默默点了点头。

沈青山暗自松气,还是小叔的名头好用。

最新小说: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刘宋汉阙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