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您再讲一遍?(1 / 1)

泛着磁性的声音放得很低,仿佛是与沉鹿耳语,沉鹿的耳尖通红的厉害,又委屈又羞涩,避无可避的情况下,只能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写的字上面。

这会儿沉鹿才发觉沈泊行用的是左手写字,她不禁愣住了。

“看懂了?”沈泊行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,让沉鹿的思绪迅速抽离回来,从他骨节分明分外好看的手上挪开目光,再看向试卷上的字,潇洒又凌厉,就像是沈泊行本人一样。

沉鹿:……

她完全看不懂……

“不……”她悄悄的看了一眼沈泊行,那个否定词说到一半,他的脸便开始变黑了,沉鹿硬生生的把下一半话给咽了回去,憋屈的点点头,“懂了。”

闻声,沈泊行将笔放下来,十分好心的将沉鹿落在鬓边的碎发别到了耳后,动作轻缓,指尖似有若无的划过她的皮肤,沉鹿的身体不由得绷紧。

只听沈泊行温柔的说道,“如果还做错这么多,我可就生气了。”

沉鹿的呼吸一滞,杏眸黑白分明的看向沈泊行,犹豫半晌,怯怯的说道,“要不……您给我再讲一遍?”

沈泊行:?

他嗤笑一声,站起来朝外走去,语气轻佻,“想得美。”

沉鹿浮现些微失落,看着那嚼不透咬不烂的数学题目,困扰的拧起了好看的眉头,想起沈泊行的话,只能苦着脸伏案,冥思苦想的写卷子。

沈泊行走到房门口,余光漫不经心的扫过她消瘦的背影。

怎么养了那么久,也没见长两两肉?

他漫不经心的想着,回了自己房间补觉。

好不容易把卷子写完,沉鹿甩动了一下胳膊,谁知手上冻裂的伤口被甩裂开来,泛起阵阵疼痛。

她收回手,低头看着手背的伤口,不由得叹气,恐怕以后都好不了了。

“呀,鹿鹿,你手上的伤口怎么裂开了?”沈夫人看到沉鹿伤口泛血,不由得惊呼一声,连忙把手中的汤放下来,紧张的抓住她的手,“怎么样?是不是很痛啊?”

沈夫人满是疼惜,想碰碰伤口,但又将手给收了回去。

看着沈夫人脸上的紧张,沉鹿心中涌现出些微暖意,漂亮的杏眼眨了眨,声音温软,“我……没有太疼,您不用紧张。”

沈夫人看着软和的模样,心里便一片暖,“我去下面给你拿药,刚才你小叔说你饿了,我便让人准备了一些汤,你先尝尝味道怎么样?”

沉鹿的目光挪到了那散发着甜甜香味的汤,整个人都有些恍惚,这是……小叔提的?

沈夫人离开之后,沉鹿才缓过神来,她将汤端了过来,无声的用勺子舀了一勺,放进了口中。

又暖又甜,沉鹿眼睫发颤,眼尾浮现一抹水意。

这是沈泊行给她的。

那甜味直直的钻入心中,让沉鹿不自觉的弯起了杏眸。

把这些汤喝了一大半,沉鹿的目光看向眼前的作业,她逐渐坚定起来。

一定不能让小叔失望!

她要把这些题全都做完!

很快,沉鹿便投进了写作业的高涨情绪中,沈夫人来到三楼,便瞧见沈泊行从房中出来,还打着哈欠。

“大嫂。”沈泊行随口喊道。

“你去看鹿鹿写作业呀?”沈夫人笑着说,“刚才你和我说她饿了,我给她送了汤,鹿鹿好像和我更亲了,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

沈泊行的动作一顿,想着刚才沈青山给他打的电话,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。

“啊,现在都三点啦。”沈夫人看了一眼时间,忽的惊呼,想起自己一会儿还有事要做,迟疑了一下,便将手中的药塞到沈泊行的手中,“我还有些事要处理,这药你替我交给鹿鹿,让她别忘了抹,我先走了。”

沈泊行看着手中的膏药,再看向沈夫人的时候,她已经走到了楼梯口。

一声轻啧,沈泊行烦躁的拿着药膏,本来不想再管沉鹿的他,现在只能在此踏入沉鹿的房中。

瞧见沉鹿还在埋头苦写,沈泊行倚着门框懒洋洋的看了一会儿,然后沉默的走了过去,柔软的地毯吸收了他的脚步声,使得沈泊行走到她的身后时,没有任何声音。

目光扫过她所写的字上面。

这小孩儿的字极为正规,一撇一捺认真至极,规整的不行。

就是错的有些多。

沈泊行就没见过像沉鹿这么笨的人,教了两遍都能写错。

真笨。

沈泊行把手中的药膏放在了她身侧的桌面上。

轻轻的声响,把沉鹿从做题的沉浸中给唤了回来。

看到药膏,沉鹿猛的看向身后,就瞧见沈泊行离开的背影,她连忙站起来,快步的跟上他,声音紧张,“小叔。”

后者懒散的侧头看她。

她忐忑的手捏着身上的衣服,见沈泊行将目光看过来时,便鼓足了勇气,认真的说道,“谢谢你。”

“我一定会把所有题目都做对的!”

话落,沉鹿便闭上了眼睛,那紧张的模样,仿佛是在等待神明审判一样。

沈泊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没搭理她,抬脚离开。

好一会儿,沉鹿才睁开眼睛,却发现沈泊行早就离开了。

她不由得一阵失落。

小叔这是不相信吗?

也是……她这么笨,小叔也肯定不想教她了。

沉鹿耷拉着脑袋,回到了位置上。

……

北城大学。

物理系的一间阶梯教室里,满满当当的坐着学生,就连窗外,也围着数量相当多的学生。

这其中十之八九都是女孩子,而她们的目标,则是讲台上,带着金丝眼镜,模样英俊,举止儒雅温和的老师。

她们暗戳戳的拿着手机对着老师拍照,又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道小声的尖叫。

沈青山脸上温和未变,眼镜下的冷淡被隐藏,他抬手推了推眼镜边框,说道,“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,同学们,下课。”

“啊,不能拖堂吗?”

“我从不拖堂。”沈青山淡淡的笑着,拿起自己的电脑和u盘,脚步利索的从教室走了出去。

不远处停着一辆迈巴赫,沈青山看到车牌,便朝那车子走了过去

最新小说: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大唐第一神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