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无限辉煌图卷 > 第八十一章 云蒸霞蔚天罗手

第八十一章 云蒸霞蔚天罗手(1 / 1)

云又白的手下,常年来都用铁丝网隔起了他们精心培植的花卉,但铁丝网之外,野生的花树依然层出不穷。

他们的宿舍楼,也掩映在花树之间,宿舍楼的围墙之外,正是众人对峙的所在。

云又白他们下车之后,身边自然有众多手下,撑起黑色的雨伞,护卫着朝这边靠近。

最先开口的是云又白右手边的高大才,五虎之一,身上只穿了件黄衬衫,花青色的纹身,从胸口若隐若现,一直延伸到左半边脸上,衬的那张圆脸凶悍许多。

“老苏,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,你连个招呼都不打,带这些人直闯云二哥的地方,未免有些太无礼了吧?”

独孤豪一向狠厉,五虎四骁里面,其他人这些年势力渐渐大了之后,也都学了些喜怒不形于色的城府,唯独他,还是一点都不掩饰的狠辣张扬,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。

这样的人,自然不会太合群。

但是独孤豪这一支的势力能发展起来,也不是一味的靠争强斗狠,苏雨成在这个过程里,是出了大力的,他类似于大管家之类的角色,算起来,倒是跟其他各方打的交道更多。

只是今天,这个眼袋很明显的沧桑中年,却没有给高大才面子的意思。

“平日里这些上下尊卑的礼数把戏,是要有些讲究的,但要是大伙已经从兄弟成了仇人,再讲礼数,可就太虚伪了。”

苏雨成身边二十几个人,看起来不多,但有将近十个人都带了全副的黑皮手套,手臂把西装的衣袖撑得紧绷绷,一看就知道,是改造武者的体型特征,其他的人,枪也都已经上了手。

云又白他们靠近过去的时候,这伙人全都摆出戒备的动作,就差直接把枪口指过来了。

隔着十几米,云又白主动停步,原本看守花园的那些手下,也就主动向他这里依附过来,领头的阿昌把电话里来不及细说的,又补充了几句。

“他们要搜查我们的宿舍,还扬言说要翻遍花田,把我们种的花全都铲平。”

高大才皱眉,朝苏雨成那边喊道:“你们的事我也听说了,不过一个手机,值得这么大张旗鼓吗?”

苏雨成还没开口,他背后就有人大叫道:“高伯,云老二是哑了吗,什么事情都让你来讲。”

说话的人向前了半步,站到苏雨成旁边,是个脖子上挂着鸡心宝石项链的瘦削短发年轻人。

这是独孤豪的侄子,独孤昱。独孤豪儿子早年被砍死了,这个侄子,基本是被他当继承人来培养的。

独孤昱穿着单薄,一件西装已经被雨淋透了,冷冷的笑了两声,说道:“谁不知道这片花园是云老二搞人的地方,这些花树底下,埋了他多少仇家、叛徒、看不顺眼的人,我大爹的手机在这流出去,还不够当证据吗?”

“那这一个多月来,在我家附近,在苏伯写字楼周围晃的那些人,够不够做证据啊?”

“哦,我大爹的手机你们还过来了,他们的手机我也还给你们。”

独孤昱这话一出,身后的人得到示意,纷纷从口袋里掏出一些手机扔出去,丢在两拨人之间的空地上。

有些手机还沾着血,落在湿泥里面,被雨一冲,屏幕明灭了几下,都是云又白那些手下随身的东西。

他们这个举动,立刻让云又白那边的人也都躁动起来,有些人认出那些手机里有的属于自己亲近之人,当场破口大骂,抬起枪口。

两边的人纷纷举枪,嘈杂万分的声音,一下子连雨声都盖了过去。

高大才、古道远、胡不喜,虽然没有开口,但脸上也都露出极度不悦的神色,视线穿过雨幕,盯着那边的独孤昱。

独孤昱以前嚣张跋扈,独孤豪失踪后这段时间,他肯定是最惴惴不安的,不用问也知道,对监视的人下手这种把事情做绝的手法,肯定是他的示意。

云又白看着那些手机,一语不发,忽然一扬声,盖过了众人的嘈杂争端,道:“好了,都闭嘴。”

“你们要翻,我让你们翻个遍,我跟阿豪的交情,哪里是这区区一个武吉坡的花田,千株万株的鲜花能够比得上的。”

“不过,我手底下的这些弟兄也不能白白受了这些屈辱,要是翻不到什么证据……呵!”

他冷笑了一声,抬眼锁死了独孤昱,“那贤侄也得给我个交代,三刀六洞不为过吧。”

苏雨成接口道:“这个事情……”

“好!”

独孤昱一声大吼,命令手下立刻去搜花翻土。

苏雨成皱眉,对独孤昱低声说了几句。

天上风雨渐烈,雨声太大,独孤昱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,反正只是一手搭在了苏雨成肩头,回了一声狠笑。

“苏伯,你比我聪明,想的够多,思维周全,但也必然就慢了。我脑子笨,一根筋,就只知道,现在我们已经没了大爹,那不管大爹到底是怎么没的,剩下的我们这些人,就只有做马前卒的价值了。”

苏雨成被他这一句话惊醒,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不远处的另一个方向,也停着几辆车。

范敏之撑着伞站在车边,身边也是众人簇拥。

云又白也偏头瞧了一眼那边,声音压得很低,道:“道远,不喜,老高,打电话通知一下,把我们手底下的改造武者全叫过来,撑撑场面。”

高大才一惊,道:“全叫过来?!他们也只来了这一些人,我看还是留有余地的,我们这边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吗?”

“秘书说老头子失眠,刚吃了药睡了。”

旁边的胡不喜,突然开口,晃了下自己的手机,声音阴的能滴出水,朝范敏之那边示意道,“小的倒精神。老高,只怕今天这个事情不是前奏,是正餐了,快叫人吧。”

他们的电话刚打出去,范敏之那边又多来了几辆车,几乎把路口围堵起来。

范敏之站在那边,没有挪步,只是提高了音量,喊道:“云二哥,你刚才的话我也听见了,豪哥的事情,确实不是区区一个花田的价值,能够比得了的,但我也不信二哥会是那种残害兄弟的人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
“不如你跟阿昱,先和我一起去见董事长,让他老人家来调停一下,大伙才好携手查清真相。”

关洛阳拿了把伞,就站在范敏之右边,默默欣赏着远处一株株花树被铲倒的景象,听到这话,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眼云又白那边。

那边,胡不喜刚要开口,就被云又白握了下手腕,会意闭嘴。

“敏之这话在理。”

云又白朗声回应,转头看了眼独孤昱,道,“好,贤侄,你敢不敢跟我一起去见董事长?”

独孤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有什么不敢?”

云又白接过手下的伞,叮嘱两句,末尾一句扬声道:“你们在这里,一起见证花田翻找之后的结果。”

说吧,他就直接脱离了自己那边的队伍,孤身走向范敏之那里。

这个举动,叫范敏之和独孤昱他们,都略微一怔。

就在这一怔之时,云又白身边好像轰开了一个炸弹。

轰隆一声巨响。

雨伞从伞柄到伞面,在瞬间被他合掌的力量震成了碎片。

紫色的烟火,如一片流星暴雨膨胀开来,从云又白手中轰杀向前。

他的双臂,外表有一层黑色哑光涂装,常年隐藏在白色手套之中的双手,如今因为手套被震碎,也彻底解放出来,手指关节连接的地方,手心手背的各处铁片耦合,都有明显的缝隙。

存放在双臂空腔之中的固态药剂,在真灵电能的激发之下,从固态转化为液态,然后从双掌的缝隙之间,喷射出紫色的强效麻醉气体。

药物的体积,在这个过程中,成千上万倍的放大,又被云又白的心意力量约束着,随着他的操控,轰向他目光所至的地方。

这双手臂的改造完成之后,已经有五年了,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,完全释放出它的作战能力。

云又白心中,情不自禁的升起了一种畅快的感觉,顺口吟喝。

“算计老子是吧,也要你能扛得过这一招,云霞天罗!!”

他的声音刚刚出口,一道道烟痕腾空,已跨越了数十步的距离。

虚无缥缈的紫色烟雾,堪比炮弹的速度,撞击在范敏之那边的人群之中。

有人直接被团状的烟雾撞在胸口,横飞出去,撞在车上,震裂车窗。

更多的人在惊诧之下抬起手中的枪械,但却在枪刚抬起来的时候,就失去了知觉,一个个两眼翻白,像没骨头似的,成片成片的倒下。

新马港的帮派,是从混乱之中滋生出来,抵达现在这样的顶峰形势,不管他们如何把自己包装,看似成为秩序的一部分,在骨子里,他们都不可能真的信任秩序。

不可能在明显被栽赃、危机四伏的情况下,还相信自己的对手。

云又白的暴起发难,不出关洛阳所料,但他这一手袭杀而来的方式,倒是让关洛阳颇为意外。

一击之下,就瓦解了范敏之这边一大半的人手,四十多名持枪的凶悍之徒,一点用处都没派上,就趴了下去。

余下的二十几名改造武者,倒是在这个时候,展现出了非比寻常的素质。

他们的移动速度,不下于虎豹近距离的扑击,下意识的闭气之后,也没有立刻受到那些紫色烟雾的影响。

几乎在瞬间,这批人就已经形成了一个箭头似的阵列,护卫在范敏之身前。

与此同时,郎飞燕一把捞住范敏之,身形矫健的在后方车顶上一撑,就翻出去七八米开外,平稳落地。

范敏之本身也是仿生机械的改造者,表现出来的临场反应,却比郎飞燕慢了不止一筹。

两人堪堪脱离紫色烟雾的笼罩范围,就看见车子那边,组成箭头阵列的改造武者们,像被打飞的排球一样,一左一右的,纷纷弹射出去。

云又白仿佛虎入羊群,那些想要纠缠、阻拦他的改造武者,没有一个挡得住他手臂一挥。

范敏之惊声道:“他的天罗手,怎么会有这样的威力?”

五虎四骁的资料,每年都会更新一次,范敏之也每年都会细细查看。

云又白的天罗手,具有凭空制造出云霞的特殊力量,能够遮蔽人的视线,甚至阻碍红外线扫描仪、雷达之类的探测。

但是资料里面,云又白最巅峰的一次战绩,也不过是让云雾遍布周围直径二十米的范围,无论是射程还是杀伤力,都远远达不到眼前的这种程度。

郎飞燕手腕被范敏之拉了一下,定住不动,反问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们先撤,等大队的人到了再围他。”

“那你就输了!”

前方那一大团紫色烟雾弥漫的区域,干扰了视线,但还是能隐约看到轿车和人影,郎飞燕更能够听到,在几十步之外,有密集的枪声响起。

显然是古道远那群人,对独孤昱他们下手了。

范敏之现在就逃的话,多半是能逃得了一条性命的。

但云又白就会顺理成章地吞掉独孤豪的地盘,接手他的生意,势力再度膨胀。

范不愁既然选了不管,那他到那时候,也不会多说什么,范敏之会变成最大的输家,掌权这种事,恐怕就不知道要往后推多久了。

“哥舒他们已经在路上了,我们未必没机会,我和关洛阳一起拖住,你就算不能赢,至少也要表现出自己的担当。”

郎飞燕按住范敏之,目光四处扫视,“别怕,你没那么容易死的。”

她视线扫向高处,武吉坡后,放马山顶上,隐约有一个白发风衣的男人,倚着哈雷摩托,俯瞰山下。

‘果然!’

有郎飞燕这番话,范敏之也镇定下来,他本来就不是害怕,只不过发现自己预估的偏差太大,下意识想要先撤。

他们这番对话,说的都很快,但到话说完的时候,在车子那边抵挡云又白的改造武者,已经只剩下五六个人。

郎飞燕心知不能再拖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闭住口鼻,正要上前,忽然驻足,视线不由自主地随着前方那个物体的上抬,而从低到高的移动。

众多车辆之间,之前范敏之他们坐过来的那辆轿车,被抬了起来。

说是抬,其实不准确。

抬这个字,往往意味着沉重,也意味着缓慢,甚至吃力。

而这辆车被抬起来的过程,实在太迅捷,也太轻松。

那个一直站在轿车一侧的人,一只手往车底盘一抄,另一只手往车顶一按,底盘和车顶几乎同时被挤得微微凹陷下去。

金属变形的声响里,整辆车就腾空翻转而起,抡过一道黑沉沉的弧线,砸向了五米之外的云又白。

云又白刚把一个改造武者砸飞,当头一片黑沉沉的盖下来,躲闪不及,双臂如成圆弧,双掌一崩,按在了倒砸而下的车顶上。

车上装载的门窗玻璃,砰砰砰砰全碎,整个车顶被云又白手掌按中的地方,剧烈的凹陷,带动整个车顶都扁了下去。

但就在他快要把这辆车推飞出去的时候,变形的轿车猛然一沉,发出沉闷无比的一声巨响。

关洛阳腾空而起,空翻了一圈,一脚重劈在了车底盘上。

云又白被这一压,双膝撞地,裤脚布料磨坏,膝关节处的黑色涂装与混凝土地面摩擦,撞出火星。

他脸上微微胀红,后槽牙一碰,惊而不乱的让双掌碾磨旋转。

“起!!”

弥漫在周遭,好像还会不断扩散的紫色气体,骤然起伏不定,如同一道道浮在空气里的波浪,带着哗啦啦的风声,向云又白那里汇聚过去。

百物借势,云蒸霞蔚!

云又白自有野心,亦有城府,实则已经有五六年,没有全力出手酣战过了,他这些年来的进步,绝不仅仅在于双臂中填充药物的这个构思。

事实上,要这种麻醉剂生效够快,形态转化的时候,又不至于直接把双臂内部零件给爆破掉,又要能压缩更多的质量,进行持续作战,其中种种难题,都必须经过实践来攻破。

为了寻找到合适的药物配比,云又白这些年配合研究人员,秘密进行的实验,不下于一千次,他对于烟雾云霞的把控能力,也在这个过程中,持续的细化、深入。

到了今天,他对于这些麻醉气体的掌控,已经到了能放也能收的程度。

略显稀薄的紫色烟霞,迅速缩小笼罩的范围,变得浓郁,凝聚起来,涌入那一辆轿车。

一辆车里面,本来就有不知道多少条细缝,已经剧烈变形的轿车,这些缝隙更全被放大。

无孔不入的紫色气体钻入其中,嗡然一震,黑色的汽车顿时分崩离析,车门、引擎盖、油箱,无数大的小的零碎部件,四散乱飞。

关洛阳身子一拧,腾空落在七八米外的另一辆车顶上。

云又白顺势起身,眼皮一耸,两个眼眶都撑成了饱满的弧度,如虎目圆睁,叱道:“关洛阳?你铁了心跟个黄毛小儿,太不长眼了!”

关洛阳面上淡淡的:“听说你们是一家呀,怎么打生打死的呢?我拦你,也是为你们留一份余地呀。”

后方范敏之又惊又喜,看起来竟不用郎飞燕涉险,他自然欣喜若狂,喊道:“关洛阳,关大哥,杀了他,之前谈的那笔账,我多分你三成。”

“哦——”

关洛阳背对着那边,露出微笑,声音还是平淡。

“那感情好,就让我看看,一个真正掌握了自身之势的改造武者,能到什么模样吧。”

“乳臭未干,废话连篇!”

云又白双手一引,身边紫雾盘旋,纠缠着,如一道道蛟蛇飞空袭去。

最新小说: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破阵录 天劫摆渡人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在洪荒搞基建 我的遂心如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