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无限辉煌图卷 > 第七十七章 西南社区,陶朱麾下

第七十七章 西南社区,陶朱麾下(1 / 1)

新马港的西南社区,比较出名的建筑物,除了新马港大学之外,另一个一定要提的,必然是陶朱集团的那栋大楼。

陶朱大厦,分为60层,高度接近300米。

整个新马港原本自然地形最高的地方——放马山,高度也只有162米,差不多只能抵到这栋大楼的半腰。

这栋大楼的顶层,就是陶朱集团董事长范不愁,平时办公、会客,休闲娱乐的区域。

具体来说的话,就是分为办公室,会客厅,棋牌室,3d影区,还有占了顶层一半面积的根雕大厅。

根雕是范不愁的个人爱好,根雕大厅里面,有二十个展示台,六个展示柜。

利用树根、竹根、树瘤,顺着自然的纹理,雕刻出来的种种器具,都在静谧柔和的光线之中,展现着它们各自的魅力。

小的,有杖头、笔筒、佛柄、抓背、烟斗,大的,有虎踞龙盘,弥勒抱财,观音送子,吕洞宾醉酒举杯等等。

这里的展示品里,也有几件是范不愁自己雕的,他最近更动了心思,要雕出一尊虎头龙身的神兽辟邪来。

“根雕这个东西,首先就是要讲究一个顺其自然,别具匠心,反而要放在第二了。要顺着原有的纹理做修整,这些树根本身的形态就非常重要,好材料可遇而不可求啊。”

范不愁手里拿着小锉刀,边在半成品的根雕上修饰,嘴里一边还念叨着。

偌大一个根雕大厅里面,旁观他手艺,听他训诫的,只有一个人,是个短发西服的少年,他的儿子,范敏之。

作为西南帮派的龙头老大,范不愁这一生,不知道有过多少女人,但是子嗣不丰,只在年轻的时候,有过一个女儿,后来还病逝了,直到五十岁,才又有了一个儿子。

所以,今日的范不愁已经白发苍苍,范敏之,却还不到十八周岁,他们两个站在一起,给不知情的人看来,更像是一对祖孙。

“根雕里的神兽辟邪,不但是虎头龙身,还要在四足雕上蛇、雀、蛙、蝉之类的纹样,要各具动势,对材料本身的要求,实在太高。”

“独你云二哥,能给我找来这样的好物件,真可谓是孝心可嘉。”

听到这里,范敏之终于开口:“云二哥对爸,绝对是忠诚不二,可惜他好像不太喜欢我。”

范不愁眼睛不离根雕,问道:“那你喜欢他吗?”

范敏芝想了想,实话实说道:“不喜欢。”

“唉,你是新人,他是旧人,你们彼此之间有些矛盾也是正常的,只不过,你也快要成年了,一个人成了年之后,这不喜欢三个字的分量,可就不一样了。”

范不愁平和着说道,“那你喜欢帮派的手段吗?”

范敏之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微笑:“我很适应。”

范不愁瞧了他一眼,道:“你八岁开始,我就把道上的事情一件件做给你看,又叫你亲手去干。那时候是想着,道上如狼似虎,你要比他们更凶更恶,总不会错。”

“可是一晃眼十年过去,新马的局势,快要有变化了,你也得跟着变一变。”

范敏之恭敬道:“我知道,爸你说我要怎么样,我一定做好。”

“不是我要你怎么做,是这个时局。”

范不愁谆谆教诲,“前些年新马的局势不稳,这片地方就是我们的快活林,极乐池,帮派行事如鱼得水,社理会的人,能从我们这儿弄到钱,上上下下,就得看我们的脸色。”

“但是近几年,新马缓过气来了,经济要有新的发展,帮派那一套就要落伍了。不是说社理会的人,都突然想当好人,而是说,太多帮派的存在,妨碍到他们捞更多的钱了。”

范敏之连连点头,深以为然。

他从小就没上过什么正经的学校,但是有他父亲给他请的家教,要学的东西,比正常上学的,多了太多。

别看他才十七岁,可各方面经济的动向,也自然有人时刻关注着,汇报给他。

从近几年的局势来看,新马的经济繁荣程度,要想有一个大发展,首要的,就是得打压帮派的生存空间。

“所以我们四个老家伙,这两年也已经有了彻底转型的准备,但我们毕竟老了,有些事,还得是有活力的新生代来做。”

范不愁继续说道,“我这边,自然只有交给你和你姐夫,你的成年礼,就是你正式亮相的时候,当然,在此之前,你得给我一份答卷。”

这就是指定自己的接班人了,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但真正听到这话从范不愁嘴里说出来的时候,范敏之依旧克制不住的,从心底里窜出来一阵战栗般的兴奋。

陶朱集团明面上的员工,不过几千人,暗地里直接掌握的武装力量,持枪者也就千人左右,改造武者百余人。

但是,新马这里的帮派局势,上下壁垒分明,像陶朱集团这种顶级帮派,有必要的时候,层层调动下去,整个西南社区十几万的帮派分子动向,都会被他们支配。

整个新马的局势导向,都要算上他们一份。

就算那些人实际上不会全部都服膺,就算要转型,不免有些损失,这份权力,依旧令人心上眼里都炽热。

范敏之回应道:“什么答卷,是要我管的那份资产出新成绩,还是我管的那一部分……”

“不只是你现在管的。”

范不愁放下了小锉刀,直起腰来,真心实意的叹了一声,道,“我是要转变,但手底下有些人,有的是习惯了以前的帮派作风,有的是未必乐于你挑大梁,总不免要跳脚的。”

“阿豪上个月就该回来,到现在都没来见我,生疏了呀。又白、飞燕,又都活络的很,太活跃了。你在成年礼之前就要告诉我,你准备拉拢哪一批,打压哪一批,到了那一天,你要摆明他们的立场,算作给我的答卷。”

范敏之神色凛然,沉重缓慢地应了一声。

范不愁负手而立,端详着半成品的根雕。

辟邪的头部,直对着他的面门。

沉默片刻之后,范不愁拿起一把小斧,与木头的纹理呈四十五度角,将辟邪足下的一块赘余木根,一斧斩去。

“也不一定要是立场,你要是有那个能耐,就用某些人的下场给为父做答卷。”

下场这两个字,范不愁说的有些轻,听在范敏之耳里却很重。

“去吧。”

“爸爸再见。”

范敏之敬畏有礼的退出了根雕大厅。

天空上一阵云,扰过了太阳,玻璃幕墙外透进来的光线,微微偏转。

范不愁放下斧头,仔细看去。

他的双手,是看起来与正常年轻人血肉无异的仿生式真灵机械,有弹性,有指纹,甚至有毛孔,不愧于昂贵的价格。

但是在触感、手感上,依靠仿生皮肤下密布的传感器带来的反馈,终究是不如真正的人手。

他刚才那一斧头,角度偏了少许,斩去赘余之后,木雕上留下了一点细不可查的裂纹。

“可惜了。”

范不愁在根雕辟邪的头上弹了一指头。

硬木的半成品根雕,从头部开始垮了下来、塌了下来,直到整个半人大小的根雕,都塌成了工作台上的一摊木屑。

范不愁漠然的看着这一切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范敏之离开了根雕大厅之后,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,很快收到了回信,眼睛里就酝酿起了笑意,坐电梯来到了陶朱大厦的三十六层。

新马这里风水盛行,很多人都是有点迷信的,财务总监的办公室定在三十六层,就是取六六大顺的意思。

范敏之与这一层的诸多工作人员擦肩而过,绕过走廊,来到挂着财务总监牌子的办公室前,敲了敲门。

门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。

“进来。”

范敏之开门进去,顺手反锁,又拉上了办公室的百叶窗。

办公桌后面,一个穿着工作套装的盘发美人,正漫不经心的涂着指甲油,抬眼看过来。

范敏之绕过了办公桌,自然的跪在了真皮座椅旁边,双手抱住了美人只穿着丝袜的那一双长腿。

“燕子姐姐,我想你了。”

四骁之一的郎飞燕,轻巧的伸出一根手指,点住范敏之的额头,低笑道:“怎么这么亢奋?到底是遇到什么好事,还不肯在短信里说?”

“待会儿再说嘛……”

范敏之的声音渐渐含糊起来。

有人到办公室外敲门,敲了三声没有回应,就知趣的退开。

谁都知道,郎飞燕的脾气不好,要是为一些小事打扰了她,绝对会迎来一段痛苦的生活。

隔音很好的办公室里,光线昏暗,半个小时后,范敏之坐在椅子上,胸口被踹了一脚,滑出去一段距离。

郎飞燕领口散开,丝袜褪到了小腿,坐在桌上掏出化妆镜补着妆容,带着点嘶哑说道:“不知足的小鬼,你今天太大胆了。”

“因为老头今天算是给了我承诺了。”

范敏之笑着把在根雕大厅里的对话简述了一遍。

郎飞燕左边的眉毛提了一提,懒散道:“哦,那看来我一定是要被给个下场的旧人了。”

范敏之脸上露出急切的神色,走到她身边,连忙说道:“怎么可能呢,我以后是要和燕子姐结婚,你说要对付谁,我就对付谁。”

“小蠢货。”

郎飞燕娇笑着低骂了一声,“还用说吗,云老二是最不可能服你的人。”

范敏之发狠道:“没错,我也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第一个就先对付他。”

“对付他也得有策略,独孤豪最近不知道搞什么鬼,弄不好是在哪翻船了,手底下不太安宁,云老二可能有心动一动他盘子里的肉,这是个机会。”

郎飞燕整理了妆容之后,又恢复了冷艳的模样,“另外,还有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。”

她翻了一下钥匙,从抽屉里拿出遥控器,投影仪被打开。

办公室对面的小荧幕上,出现了一个年轻人的模样,一张张图片换过去,都是同一个人,在不同地方的照片。

范敏之饱含怨气道:“姐姐收藏这么多其他男人的照片,还是个俊朗小生,是要喜新厌旧了吗?”

郎飞燕都懒得看他,哑声道:“你要真这么蠢,那我真是瞎了眼,就当被狗咬过几回,滚吧。”

“姐姐别发脾气。”

范敏之连忙抓住她的手,收了调笑的心思,转头说道,“这个人我好像见过,义顺区那边,一个新兴的小帮派头子。”

“小帮派头子,呵!”

郎飞燕用遥控器抵着下巴,轻轻一笑,“雁度手底下,几年前插在海边的那拨人,被他给灭了。”

“据消息说,是一个人灭了魏冷波他们四兄弟,我查他,最早只能查到他是从香港过来的,仿生机械,华人,啧啧,这可是条过江龙啊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老话讲的好,龙不与蛇居嘛,这么条小龙,跟他身边那帮货色混在一起,怎么搞得好帮派呢?”

一栋别墅花园之中,五虎四骁,排行老二的云又白,把一沓资料丢在凉亭的石桌上。

他那茂密的头发梳理整齐,留了一把连到耳际的短须,穿了身宽松的红色对襟唐装,前门襟七颗葡萄纽扣,招牌式的豪气大笑了两声。

“道远,你帮我去接触接触他,态度可以好点,拉到我们这边吧。”

陶朱集团的五虎,刘惊堂,云又白,古道远,胡不喜,高大才。

除了范不愁的女婿刘惊堂,其他三个,十几年来,都已经渐渐被云又白笼络。

古道远西装革履,眼镜耳机,四十多岁,收了那一沓资料,翻看一遍,就点了点头,出门坐车往神州结义社的地盘去了。

最新小说: 破阵录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天劫摆渡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我的遂心如意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在洪荒搞基建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