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社团(1 / 1)

老安一夜没睡,到了十点多的时候,就已经整理出一张表格,给了关洛阳。

客厅里,关洛阳放下书,拿起表格瞧了瞧,果然是够简明的,连他这种外行人也能看得明白。

“最大的进项是放高利贷,其次卖粉,收保护费,投资电影这个唯一算是正经点的东西,反而是赚的最少的?”

老安点点头:“新马的电影行业本来就不算是多繁荣,跟香港那边没法比,闫雄他们原本投在这方面的钱就不多,有的还赔了,总结下来的利润自然是最少。”

关洛阳说道:“那,以帮里现在的底子,把前面那几项都扔了,你觉得转什么行当最好?”

老安早有心理准备,劝说道:“其实前面几项也不用全扔,卖粉也就罢了,你不喜欢,本来负责这方面的人又都死了,断也就断了吧。但是高利贷这个,钱是已经放出去了,最多我们按正常利息催他们还债。还有保护费……”

“保护费是不能不收的。”

小姜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抹了把嘴,插话道,“洛哥,你不知道,我们这帮人本来就是靠收保护费,看场子,从这里面抽点钞票,而且过两天就是这个月收钱的日子了,我们都盼着呢。”

关洛阳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严厉道:“你不是大学生吗,家里就真的沦落到要靠你出来混,捞这种偏门维持生计?”

小姜脸上有些难堪:“那老头本来就没什么钱,薪水都打了水漂,他也不管我……”

老安说道:“其实保护费这个事情,倒也不是说只为了弟兄们的生计。那些人交了钱,我们是真要提供保护的,不然的话,其他帮派里的刺头无赖,照样要抢地盘,另收钱。”

“是啊,平时他们店里要是遇到什么难事,也是我们兄弟先上去平事儿。”

小姜拍了下胸脯,“我就帮着抽过几个吃霸王餐还满嘴喷x的外地佬,很威风的。”

关洛阳想了想:“那这一项就先留着吧,不过得换个名目,既然干的是保安的活,就正儿八经当安保。”

小姜不解道:“保安一群看门……都得是言听计从,是被支使的,哪有帮派弟子威风啊。”

老安转身横了他一眼:“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,换个名字而已。”

老安回过头去,“其实说起来,闫雄都没了,我们这个帮派也要换个名头,老大,你看改什么名字好?”

关洛阳正在思索,老安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这个年头,他用的手机是滑盖的,除了接电话,发短信之外,也已经有了听歌、拍照的功能。

接了电话之后,老安说了两句,就向关洛阳道:“他们已经把尸体运到巡查队去,处理了手续,说是十几个钟头了,想请你一起到弘义大排档那里聚一聚。”

也是到了午饭的时间了,关洛阳就点点头,锁了门,坐车去了一趟。

新马港这里人口密集,白天大路上还是蛮热闹的,因为气候炎热,大街上的男男女女穿的基本都是短袖,肤色也是常年日照充足的模样。

马路两边是绿化带、人行道,然后就是各式各样的饭馆、烟酒店、杂货铺、理发店、洗脚城,大字招牌横在屋顶上或者竖在门前,招牌边框上,基本都镶着彩色小灯泡。

老安开车开得慢了些,关洛阳向车窗外浏览,真的就全是华人的面孔,所有的招牌也都是汉字。

中途,关洛阳说到自己要理发。

“那就去王姐那儿吧,又快又好。”

老安推荐了一家,把车停过去。

一间不大的店面,门前竖了个红白蓝三色的螺旋纹滚筒,是理发店的标志。

进门只有两个座位,两块方镜子,墙上到处贴着发型模特的头像,男的头像小点儿,女的大点,衣着普遍很暴露。

关洛阳进去扫了一眼,就觉得自己差不多能找齐七种色彩的发型,女模特图还基本都是欧美脸。

理发店的主人王姐,三十岁左右,长相一般,但很会打扮,深棕色的长袖丝绸衬衫,破洞牛仔裤,挑染橘黄的头发,唇彩丰润,笑脸迎客。

“呦,老安呐,这是哪个小兄……”

老安一把将她拉过去,耳语了几句。

王姐脸色微僵,站直了一点,又笑道:“洛哥,你看看哪个发型比较中意?”

关洛阳挑了个齐耳短发的造型,就坐在了椅子上。

王姐拿了个晾衣架子,打开了用铁架固定在室内高处的电视机,然后拿了梳子剪刀,来给关洛阳整理头发。

电视机里,正在播放午间新闻。

“据悉,昨天晚上九点二十分左右,在金利酒店里发生了帮派斗殴事件……”

“今天早晨,有一名男子坐摩托带女友兜风的时候,不慎被抢走了女友……”

“今天的最后一条新闻是,东加里曼盟国,改造武者技击赛的三冠王,雁度先生,击败了来自柏林的挑战者,利奥波德十七世。

据悉,利奥波德十七世所装备的真灵机械,是柏林研究室上个月研发出来的最新型号,但是在这一次挑战里面,仅仅五分钟,他就失去了知觉,再起不能。

三冠王雁度,又一次以事实证明了他的实力,这份荣耀依旧紧随着他的身影,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现场报道。”

关洛阳的头轻轻转过了一点,看向电视机的屏幕。

电视机上,出现了一个被十几根话筒围住的强壮男人,披了一件火红的大衣,袒露着胸膛,焦黄色的长发微卷着,披散在他宽阔的肩膀上。

“最新型号的真灵机械?哈,真灵机械从来不是最重要的东西,或者说,在未来一百年的光景以内,机械技术还不足以发展到成为武者的主体。”

那张看起来已经有四十多岁的刚毅面孔,眼睛很大,眉骨隆起,缓缓扯动着两颊的肌肉,展现出一个冷酷的微笑。

“我胜利,只是因为我是雁度。”

午间新闻结束,屏幕上定格着雁度的笑容,开始滚动播放新闻制作人员的名单。

老安走过来,弯着腰凑到关洛阳身边,道:“这个雁度是黑白通吃的大佬,听说主要经营的是地下黑拳,这个行当也挺赚的……”

关洛阳若有所思,等头发剪好之后,洗了个头,又一身清爽的去买了套休闲装。

赶到大排档里的时候,关洛阳走到那群人特地留下的主位上,环顾四周,拿了瓶啤酒,一掌削断了瓶颈。

“我是个不擅长演讲的人,有什么事就直入主题,你们这群人既然喊我过来,想必也认了我坐主位,以后由我带你们做事。

那原本的规矩,我是要大改特改的,可能你们的收入会锐减,做事都要受更多拘束,我能保证的只有一点,只要不违反我的规矩,那你以后你们被人找了茬,我会为你们出力。”

大排档里安静了下来,外面人来人往的,有人会朝这边张望两眼,原本在这里等着他们新老大的兄弟们,面面相觑。

但凡做老大的人,就算是没底子也要强充脸面,哪有上任第一天,就说你们以后受的规矩要变多,收的钱要变少了的?

老安有些想劝什么,但只是对上关洛阳眼角余光,心里面豁然一下惊颤,踌躇不前。

他憋屈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上位的机会,怎么偏偏这个老大不按套路来,万一这些人就真……

关洛阳无视所有的视线,举起手里断开的酒瓶,“不愿意接受的,可以现在走,愿意接受的,随我举杯。”

被切断的玻璃,平整的像是打磨过了一样,所有人都能瞧见那一圈切口。

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起身。

就在两三秒钟的时间里,到处都是凳子移动的声音,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一起举杯。

“听老大的”“绝对没怨言”……

一个新面孔对这些人谈交情,未免太可笑了一点,但是十几个钟头之前那一场厮杀,还有最后站在遍地尸体之间的唯一一个人影。

那个画面,在场这二十几个人,还绝不可能忘掉。

说不清内心深处,到底是恐惧,是担忧,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,但他们现在,都觉得自己是热血沸腾。

一杯杯酒干了下去。

关洛阳也把那瓶啤酒灌了。

刚才那番话对他完全没好处,但他就是喜欢挑明了说话做事。

空啤酒瓶随手抛在桌上,咕噜噜的滚动出去,碰上盛菜的盘子。

叮!

“先说头一件事,以后,我们不是什么帮派分子,而是有活力的社会团体,也不要叫什么钢腕帮了,改个名字,就叫……”

关洛阳脑子里随便想了一下,很久以前从某个小说里见过的名字,一闪而过。

“就叫神州结义社。”

最新小说: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破阵录 天劫摆渡人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在洪荒搞基建 我的遂心如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