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枪声(1 / 1)

【当前世界背景:

西历1999年,在新马港这个领土面积仅有一千七百多平方公里的国家,帮会林立,社团横行。

任务期限为六个月,任务详情如下。

标准一,清扫者。来自世界之外的轮回者,本身就该是变化、动乱的一个源头。要求在任务时限内,吸引一百个人发自内心的仇恨,并达到不择手段、不死不休的程度,然后安然度过整个任务。

标准二,掌权者。不求赴汤蹈火,唯命是从,仍须登高一呼,万众皆知。要求麾下掌管涉及过万人的生计。

标准三,挑战者。成为新马港全国范围内,公认的最强个体。

标准四,成就者。打击新马港境内的违法犯罪行为,要求任务期限的最后一个月,犯罪率降低到第一个月的一半。

标准五,裂变者。要求完成某一事件,影响力远远超出新马港,辐射到东加里曼盟国全境,乃至于亚洲、全球范围的回响。

以上标准,达成任意三项,视为合格。完成度越高,奖励越丰厚。

注意,你已经成为正式轮回者,发布任务的行为将在世界之外完成,进入任务世界之后,将安排基础身份。

注意,基础身份信息、当地通用语言及文字,已传输至轮回者意识。

亲爱的轮回者,祝你度过愉悦的纷争!

任务开始!】

………………

关洛阳眼前白光褪去的时候,嘈杂吵嚷的声音传来。

他现在是坐在一个酒席上,整个酒店大堂里,大约有八九桌的样子,到处都是染发刺青,穿短袖衬衫的青壮年男性,气氛非常热闹。

烟味、酒气、各式菜肴的热气混杂在一起。

“小关啊,今天来给老大贺寿,你怎么也穿的这一身戏服,还把道具带来了。”

旁边一个头发像刺猬的年轻人,伸手去摸关洛阳的刀。

关洛阳袖子一垂,隔开了他的手,那人没摸到,啧了一声,也就作罢,转头跟桌上其他人谈笑去了。

所谓的基础身份,是正式轮回者介入任务世界的时候,所用的背景,大多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角色,在周围人的心目中有一定的印象,但绝不深刻。

关洛阳在这里的身份,是半个多月前从香港坐船,到新马港来定居的小青年,对新马港的情况,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。

目前找了份在剧组跑龙套的工作,同时也加入了当地的一个小帮派,因为帮派老大的绰号叫“钢腕”,这个帮会也以此为名。

“好!!!!”

大堂里面忽然哄叫起来,好像是有人给老大敬酒,一饮而尽,老大端杯起身,各桌的人,就都陆续站起。

关洛阳也跟着身边的人站了下,酒杯只是一次性的薄塑料杯,但里面的酒味道很呛人。

不少人已经喝的脸上一片潮红,满头大汗,都向老大闫雄的位置看过去。

闫雄那一桌的位置居中,一桌十个人里,有好几个穿着西装的,从衣着上,就直接跟周围那些人分出阶级来。

闫雄脸上有刀疤,挺着啤酒肚,右手高举了一个杯子,环顾四周,喊道:“我老闫,今天就是四十周岁了,在这个世上摸爬滚打整整四十年,聚起了这么一帮好兄弟。”

“风里雨里的苦都吃够了,以后就是收钱分钱的好日子,你们只要记住一句话,跟着我,有福气。”

“好,剩下的话都在酒里。干了!”

闫雄一口喝完之后,把杯子倒着高高举起来,一滴不剩。

大堂里爆发出强烈的喝彩声,一个个拿杯子往嘴上凑,学着他们老大一口闷。

关洛阳酒杯碰到唇边,做了个样子,耳朵忽然动了一下。

砰砰砰砰砰砰!!!

像是枪声,但声音要更低,还显得清脆得多的声响,猛然间,压过了众人的吵闹。

酒店紧闭的大门,变得像筛子一样,光线从密密麻麻的孔洞里透过来。

大堂里,顷刻间有十几个人身上爆开了血花,往前扑倒,撞在桌上。

杯盆狼藉,带着热气的红烧鱼滑落在地,服务员的尖叫声和帮派兄弟们的惊吼声,混在一起。

破烂的大门被一辆车撞倒,黑色的敞篷车,大头车灯,车上的人,一个个单手拿枪射击,顺便扔出烟雾弹。

烟雾弹在地面旋转着,喷发出大量的烟气。

枪声密起,不断有人爆着血花倒下,也有人放倒桌面,靠着大堂里的柱子、柜台做掩护,拔枪发动反击。

门外除了这辆车,还有不少人涌进来,尤其是一个穿皮衣的墨镜男,直接一步从后面跳上了敞篷车的前盖,然后对准了闫雄那一桌扑过去。

倾斜在地上用来当掩护的桌面,被墨镜男一脚踢碎。

桌子后面的闫雄左手一抬,西装被剧烈的动作撕开裂缝,小臂两边弹出银白色的钢板。

这整条左臂,竟然是钢铁铸造的机械模样,手腕以下的部位,模仿着人类掌指的结构,呈现铁灰色,而小臂,则形如圆筒,从两侧弹出的钢板,带着锋锐的切口。

墨镜男双脚坠地,发出重响,连续旋转扫腿,在一串打铁似的声音后,把闫雄的身体打得高高飞起,向后坠落。

背后高三寸的讲话台上,放着话筒、钢琴,和堆成小山的礼物,闫雄的身体砸入其中,墨镜男立刻追入。

下一刻,各式各样的礼品盒飞上半空,闫雄的身体,再一次倒飞出去,撞穿了后面用壁纸和木板制造的隔层。

一些彪悍的青年,趁这个机会一起撞上隔层,整个木质隔层,都碎裂倒下。

酒店大堂和后方的庭院之间,完全没了遮挡,逼仄的空间一下子开阔起来。

庭院左侧是停车场,右侧是后厨、冰库、杂物间等等,再往前是住宿楼。

被动挨打的帮众,纷纷逃入庭院,往这些方向散开,墨镜男的手下,也基本都追击过去。

大堂里变得空旷,各处翻倒的桌面,洒落着菜肴和尸体。

头发粗糙缭乱的年轻人,抱着头,躲在四四方方的混凝土柱子后面。

柱子表面用来刷白的石灰,被他后背的衣服,以很小的幅度不断刮蹭着,证明着这具躯体在颤抖。

他听到周围安静了下来,小心翼翼的把头往一侧探出去,迎面就看见一张满脸油光的狰狞笑容。

“啊!”

黑背心的壮汉一手揪住了他衣领,另一只手的枪口已经顶在他额头上,即将扣动扳机。

年轻人害怕到连惊叫声都已经发不出来,瞳孔缩的像针尖一样,整个人都呆滞僵硬了。

忽然,壮汉右手被一道残影击中,啪地往下一垂,手枪落地,头顶也被刀鞘抽了一记,登时两眼翻白,脸色惊愕的昏死倒地。

年轻人双腿无力,跟着壮汉一起摔在地上,眼睛里映出了一道贴在天花板上的身影。

关洛阳松开刺入混凝土的五指,从天花板上落了下来,脚底下踩到了一滩从远处蜿蜒过来的血迹。

轮回者新手任务的死亡率,据说是只有区区百分之二十,风险和收益,都属于是平平无奇。

而正式轮回者的任务,是截然不同的。

小册子上的情报文字,终究平淡,亲身经历之后,才感觉到所言不虚。

关洛阳垂下眼神,用刀鞘碰了碰年轻人的脸。

“喂,你认得这些人吗?什么来历?”

年轻人愣了好一会儿,浑身一抖的爬了起来,慌忙道:“我也不知道,不,我认得!”

他看见那个壮汉脖子旁边的刺青,用手一指,恍然叫道,“是黑蜘蛛的人,他手底下的人,都有这种刺青,不对,也不是,听说只有能管一条卖粉的线的小头目,才有资格弄这种刺青。”

年轻人还在后怕,说话有点语无伦次的。

关洛阳眼神一动,声音却变得沉缓了一些,再度问道:“卖粉?”

“没错。是了,前一阵子好像听说钢腕老大抢过他们的货,发了笔横财……”

最新小说: 破阵录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天劫摆渡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我的遂心如意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在洪荒搞基建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