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无限辉煌图卷 > 第六十章 望风波,皆远

第六十章 望风波,皆远(1 / 1)

众多邪道术士里面,唯一一个没退的,只有荒头太公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花弥这一方颓势难挽,他脸上甚至也没有什么沮丧之意,好整以暇的抹了抹手里的小斧头,道:“说你跟动源相似,还真是相似啊,不,动源那老牛鼻子,在你这个年纪,应该还不如你。”

关洛阳右手屈伸了一下,掌心肌肉一绷,把嵌在手掌里的一节剑尖弹出来,顺便逼出不少血来。

三练大成之后,他造血、抗毒的能力已经非同一般,甚至能够自行控制血液流淌的速度,纵然有对常人来说见血封喉的毒素入体,也只要放些血,就能无碍。

不过,这个女人的降头术造诣惊人,也不知道剑上会不会有什么特异的蛊毒。刚才情势险急,来不及多想,现在,关洛阳可不想再让剑尖留在体内。

他垂眸一扫,见血色鲜红,手掌又转动发力,确认手臂一点异样都没有,口里才说道:“那你呢,你都已经这把年纪了,跟他们混在一起,到底图个什么?”

“图我心气顺呐!”

荒头太公脸上露出笑容,“你知不知道老朽厌恶你们武当的道士,厌恶了多长时间?”

“从动源开始,足足几十年了,年轻的时候,老朽就不知道多少次,想要把真武祠打压下去,驱逐出去,但又担心没有胜算,顾虑会不会牵连到自家师门中人。”

“可这两年,我一点点感觉着自己的老迈,感觉自己都快老死了,就突然想通啦,那些东西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呢,想弄死你们,就该设法动手!”

九英道长缓缓走到那破屋门口,闻声说道:“你们这一脉名声向来不差,师伯当年造访的时候,不曾向任何一个人下重手,留下伤残,你何以记了这许久?”

“呵,老朽的怨恨是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可能原本也只是个小苗,也不知什么时候就长成了参天蔽日的树了。”

荒头太公忽然回头连挥了三斧子。

他身后的那些邪道术士,精神全都用来提防关洛阳,万万没料到,荒头太公在这个时候突然又反水。

空气震荡,轰轰作响,三道无形之力,把分布在附近的十余邪道术士,全部镇住,口鼻二窍闭塞,个个双目圆睁。

眼见着荒头太公身上,层层叠叠,花花绿绿的彩纸衣服,砰砰炸裂开来,飞舞着贴到他们身上。

这个时候,众人才看出来,原来荒头太公常年穿在身上的彩纸,内侧是一幅又一幅半尺见方的威神画像。

彩纸神像,全数纷飞而出,他自己身上,只剩下一件白里发黄的单薄内衬,却有一层油腻的彩色从脚下浮动着,缠绕而上,顷刻间把他周身覆盖。

鲁班法术,其中有正有邪,有真正从鲁班手上流传下来的,也有后人托名所作,而全本《鲁班书》所有咒术之中,最邪异的一种,叫做“人桩”。

逢水搭桥,险地搭宅,山巅造亭,但凡在一些风水殊异之处,大兴土木,很容易搅动地气,引起水精山怪作祟,阴灵搅扰,工匠们会遇到种种怪事,如湍流浮尸不动,深夜墙缝血泪等。

这个时候,有那种心狠手辣的主事者,就会请术士办祭典,用活人做祭品,做成桥桩子,或钉在宅院地基里,消灭那些怪事,此类种种,是以大恶制小恶,用大怨压小怨,实属邪道中的邪道。

荒头太公这一脉里面,本来把这种手段视为禁忌,但他多年揣摩,早已经把这门术法也鞭辟入里,掌握周全,今日禁术一出手,直接出其不意的把十几个灵气最足的术士,全做成了活人桩。

怨念威煞,勾连成这一层油腻的彩光,源源不绝朝荒头太公身上涌去,十几个活人桩身上的彩纸,则烈烈作响。

荒头太公手里的斧头嚯嚯作响,接连劈向空中,一道道似有若无的怨寒之力,划过弧线,游弋而去,弧形轨迹的终点,全部都是站在祠堂前方的关洛阳。

数遍武当上下,也未必找得出第二个这样的天才吧。

弄死了他,也叫那动源悔青肠子去吧!

“死去元知万事空,我死之后万事休提,但死之前,老朽非要叫你们真武祠知道什么叫痛?”

关洛阳神色倏变,眸光一绽,厉声道:“你也配念陆游的诗?!”

他挪身撞步,甩臂如鞭,身子在周围五尺以内,曲步来回,东南西北乱撞一气,脚下进退转向看似全无规律,其实乱中有序,将空气里面那些参差错落,朝他轰击过来的无形力量,全部打散。

荒头太公已经换招,一斧砍在地面,油腻的彩色光泽,好像随着他这个弯腰劈斩的动作,往手臂、斧头那里,晃荡了一下,灌注过去。

地面砰砰砰砰的接连炸裂。

这个小镇子里面的道路,本来就是许多碎石夯实在土壤上形成的。

此时土壤纷飞,碎石从下向上的劲射而出,把荒头太公到关洛阳之间的这一片区域,变成了诸多地雷乱炸似的场景。

荒头太公是用这个手段,来阻碍、限制关洛阳的进攻,好让他有时间准备更险恶的攻势。

关洛阳耳里听着这连番炸裂的声音,却依旧一步踏出,身子横空而起,踩在了一个九尺巨人头顶上。

碎石纷飞,弥漫周遭,确实很险,但关洛阳拿这些九尺巨人当踏板,高来高去,直接规避了大半的风险,纵然还有一些碎石能炸到他身上,也打不透皮肤。

秋石之前右臂重伤,在祠堂旁边歇着,此刻望着战局,从腰间一抹,左手抓刀鞘末尾,奋力一甩。

成周古刀脱鞘而出,刀柄在前,破空飞去。

关洛阳眼角余光一扫,右手一探,就接住了刀柄,从上空飞扑劈下。

地上彩光游荡,浓而不散的烟尘,一波波的荡漾起来,遮蔽众人的视线。

只有那些九尺巨人的身影,还能在烟尘之中,隐隐约约的瞧见。

花弥擅长降头术,下毒蛊,这种手段,实则是刚好被三练大成之后的关洛阳所克制的,加上她一心要先杀越王,失了先机。

与之相比,荒头太公的手段,就种类繁多的难以猜尽,有时候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法术,反而有可能在面对拳法高手的时候,起到奇兵突出的效果。

秋石他们不免有些担忧。

但还没等他们忧虑多会儿,就看见那群九尺巨人里面,有一整排身影,接连砸倒下去。

烟尘之中,有人影沿着这条巨人砸倒的路径闯出来。

关洛阳手里的刀,贯穿了光头太公的胸膛,顶着他飞掠而过,钉在了祠堂前的一根柱子上。

“咳——”

荒头太公身子一颤,带着奇异的眼神盯住关洛阳,头颅渐渐垂落下去,小斧落地。

众人放下心来,但等了好一会儿,关洛阳还是握着刀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秋石察觉不对,请致远道长等,一并过去探看。

致远道长从侧面看过去,见他脸上爬满青铜色的纹路,神色看似平静,眼珠却转来转去,耳廓也在微动,机警混着茫然。

“他好像是中了幻术……”

致远道长摸出一个小瓶,拔掉木塞,在关洛阳鼻子前面晃了晃,有淡淡的烟气飘出来,却没有被吸入的迹象。

“闭了呼吸?”致远道长无奈,向祠堂周边那几位法师道,“你们来看看吧,可有办法帮他解了幻术。”

高典法师、阿泽娘子等人,各展手段,一道道法力从他身上扫过,一层一层的化解他中的幻术。

几个人轮番出手之后,心里都不由得滋生出惊异之情,这才察觉到,关洛阳刚才在短短的时间内,将荒头太公斩杀,是一件多么惊险的事情。

他身上中的幻术,其实都只是一些小咒语,属于可以瞬间施放的小术,但由活人桩为基础,彼此搭配起来,能让人仿佛身处多重梦魇之中,不得清醒。

更会五感失调,失去平衡,还有可能出现,心里想动手指头,却动了脚趾头之类的状况。

难怪荒头太公死的时候,眼神那么奇怪,想必他那时候,也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,来面对一个身处这种状况下,依旧能一刀捅死自己的人。

片刻之后,关洛阳身上的幻术,终于全部被化解。

他眼珠一转,定定的看着身边这些人,过了好一会儿,才闭上眼睛。

秋石说道:“你刚才身处幻境中,现在所见,是真实的了。”

关洛阳左手一伸,搭在秋石身上。

秋石只觉得自己像过了下电,汗毛全竖了起来,头发好像也变蓬松了一点,但重伤之后,疼痛难当的右臂,却好像舒缓了一些,身上的骨头也觉得暖洋洋的。

他心中恍然,看来这就是汞血银髓成就之后的无声龙吟,可以用来伤人,也可以用来养人。

“果然是真骨头……咳,是真人。”

关洛阳睁了眼睛,手指松开了刀柄,退了两步,大大的松了口气,脸上的青铜花纹,也渐渐淡了下去。

又过了片刻,援军赶到了这个镇子。

越王在征询过诸位高僧、法师的意见,得知无法将那些九尺巨人,化为己用,便一声令下,把那些僵硬着的九尺巨人,搬运到镇外的一处空地上。

神火飞鸦、炸药伏雷罐、火炮的声音,接连响了小半个时辰。

又有禁灯大师的毒火作引子,把荒头太公等人的尸体,也都投到火势之中,一直烧到日落时分。

士卒们打扫战场,掩埋同袍的尸骨,在这里驻扎了一夜,处理伤势。

但在入夜的时候,越王却特地找上关洛阳,请他拿上令牌,随同一队精兵,到监军府上去,把马强擒拿。

马强为人机敏,若是去的晚了,让他知道事情不妙,很难料想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这一去,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折。

马强府上那些人,根本拦不了关洛阳,府邸之中火把乱晃的一阵骚动之后,快要从密道逃走的马强,就被关洛阳一脚踹断了膝盖,痛得昏死了过去。

已经好几天没休息的关洛阳,就坐在监军府大厅里面,睡了一晚。

第二天,在大队人马靠近的声音里面,他慢悠悠的睁开眼睛,活动了一下筋骨,去跟那些士卒一起打水洗脸。

越王在兵马簇拥之下,来到监军府上,一桶冷水泼醒了被绑在柱子上的马强。

哗啦!

马强打了个激灵,很快清醒过来,目光转了转,看定了越王,哑声说道:“王爷真是洪福齐天,那么多人,还有一头天生地养的妖孽,都要不了你的性命。”

“圣贤有云,得道者多助。”

越王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关洛阳,向马强淡淡的说道,“不过你身边的人也真不少啊,水盗、乱党、还有女真人,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,本王赏你个痛快。”

马强冷笑一声:“乱党,谁是乱党?你说本官是乱党,可先帝还在的时候,谁不知道,我等才是兢兢业业,一心要谋天下太平,好叫百姓不要受战乱之苦。”

“建武元年,吏部尚书、内阁大学士陈永华,与诸公上疏,‘北伐不成,再不改元’。八十多年来,历代圣上,几次大战,哪一次不是兴师动众,劳民伤财。”

“先帝有志改元,正是宽厚仁德,堪为天下表率,可不久之后,先帝就暴毙而亡,内阁把持政事,办报鼓动开战,到底谁才是乱臣贼子?”

这番话说下来,周围一些士卒不免有些惶恐之意,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。

关洛阳倒是笑了起来,有些好奇的看看越王,听宫廷八卦这种事情,可是难得的放松。

越王长叹道:“先帝英才伟略,不幸病逝,也是本王心中沉痛之处,本王与诸光这些年来遵从先帝遗命,虚君之治,百业昌盛,更可见先帝远略。”

“可恨还有尔等当朝硕鼠,为一己之私,攀附先帝英名。”

他站起身来,走到柱子旁边,“你们这些年欺下罔上,贪赃枉法,处处用度奢靡之至,自以为享乐无穷,就不思远患。”

“你可知道,那些无力迁移逃避的北方黎民,这些年来为供养女真人的军备、供女真人享乐,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?苍生夜泣,殷殷期盼王师北上。”

“你可知道,女真人这些年来,从来不曾放弃过江南征,侵吞大明。你们所谓的谋和,就是要折枪割肉,日渐衰弱,直到有朝一日,能被那些贪婪虎狼一口吞下,嚼吃干净是吗?”

马强脸带冷笑,还要开口反驳。

越王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,捏断了他要说的话,身子往前一倾:“你们是觉得只要自己这辈子能享乐就够了,远处的同胞不必管,自己的后代也不必知,是吧?”

马强满面涨红,怒目而视。

“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王,骗人骗多了,还真以为你自己心怀大义啊,你要不要出门问问交趾的百姓答不答应?罢了,给你机会你不中用,那就换个问法吧。”

越王手上加力,在颈侧一按,捏晕了马强,吩咐道,“他自己不要这份体面,那就找几个法师,把他拷问干净了。”

有士卒领命,把马强带走。

越王坐回位置上,取出一块帕子擦了擦手,道:“关少侠,听说你已经入了真武祠的名册,又得了玉箓大法师的符令,这回本王的性命,也可以说完全是你救的。”

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,一般人这时候,就该对他说两句客套话了,表现一下自己不居功的态度。

关洛阳刚好在喝水,没有及时搭话,只抬眼朝他这边看了一下。

越王一笑:“按理,是该给你一些封赏,不过本王觉得,你这么年轻,这身本领,也不该久留于交趾,所以给你想了两套封赏。”

“一么,就是一些普通的金银宝物之类,二,等交趾这里的事情完了,本王可以保举你,直接到前线郁大帅身边,参与和女真人的大战。只要积累战功,日后入朝封侯,也未必不能。”

关洛阳喝完了茶水,道:“如果有时间的话,我倒想去前线看看,只可惜不久之后,我就要孤身远游,恐怕只能辜负王爷这番好意了。”

越王眉头一皱,道:“若是咸保举你到大帅身边,没有个正经官身,本王也可以直接封你千户之位。”

关洛阳笑了声,摇摇手说道:“王爷误会了,我不是想要待价而沽,是真的不久之后就要远游,最多只能在此逗留一个多月了。”

越王怔了怔:“你莫非要出海?”

关洛阳随口道:“算是吧。”

“出海啊,本王也有几个朋友,常常出海探索,有一次他们回来对我谈起,声称海上已掀起前古未有之变局,海外万国之间,也有霸主崛起,纵横辟阖,所谓红毛鬼,其实也可以细分多种,其波澜壮阔,令人痴醉。”

越王沉吟片刻,慢声道,“武当曲字辈的师祖,当年为本王批命,说我有九十年的寿数,此后人生五十年,假如二十年能收复北方,二十年能休养生息,再有十年,也想看看我诸夏之民,竞逐海上的风采。”

关洛阳眨了眨眼,心中也有些遗憾。

雷公的那个世界,他好歹留了六年,这个世界却只有三个月,看真武祠收容的诸多典籍之时,倒是真有许多想去看一看,闯一闯的地方,可惜不能成行。

轮回者啊……

“至少我还能再留一个多月。”

关洛阳一笑之间,复现坦然,道,“花弥他们身后,应该还有一股势力吧,至少我要把这个近在眼前的乱子,彻底平定。”

越王转瞬间收敛情绪,点点头:“按照本王的估计,清化府姚家,本来应该是与这些邪道之人,约定在七月十五动手,成阴府这里作乱,清化府那里起兵。”

“可因为妖孽之事,成阴府这里提前动手,反被我们铲除,本王已经与都指挥使顺势调集兵马,往清化府去,在七月十五之前,先对他们下手。”

越王的一句句话之间,便已经是一支又一支千人的部队,在向清化府进发。

他们星夜疾行,打了清化府姚家一个措手不及。

关洛阳随从大军行动,在围剿姚府的时候,出手刺杀了他们家主。

姚府一战覆灭,他们在各地布置的势力,立刻偃旗息鼓,不敢稍动,后面就是大军弹压,慢慢甄别,拔除隐患的事情了。

大军留在那边,关洛阳则回到了成阴府。

七月十五,中元节法会、玉箓大醮,如期举行,越王、承宣布政使、提刑按察使,现身参与。

九英道长既然回来了,这场法会,自然还是由他主持。

关洛阳在人群之间驻足,看着漫山遍野的灯火,所有人,为逝去之人祈福。

他去了一趟面馆,得知老黑叔无疾而终,女儿和姑爷,正为他布置灵堂。

其后,关洛阳住在真武祠里,每听说有异怪之事,总积极出门去斩除,闲时练功不缀。

那头巨蟒妖物的尸体,被运送到真武祠上,越王灵机一动,又换了一套奖赏,开了府库,乃至命人八百里加急,运来一批珍稀药材,为关洛阳开炉炼丹。

九月初,真武祠那座山后面的甘蔗林熟了的时候,众人在甘蔗林外,准备了一场饯别酒。

关洛阳背着包裹,提着刀,穿过甘蔗林,消失不见。

建武八十一年末,女真大军渡江强攻,大战开幕。

天下的将士,千百派门的法师、武人,像是无数飞往天际的鸿鹄鸟雀,投入战场。

还没有能力挣脱束缚的人,则已经去到了一个新的天地。

“欢迎来到,新手广场。”

最新小说: 天劫摆渡人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在洪荒搞基建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的遂心如意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破阵录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