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无限辉煌图卷 > 第四十七章 一个目的

第四十七章 一个目的(1 / 1)

客栈里,韦顶公让那个紫袍道士进了房间,又吩咐两个小和尚守好门外,这才把门关上。

“她的信使刚走,怎么你现在就到了?”

“绿毛传信的速度一向是值得信赖的,我之前跟你没有什么接触,为防夜长梦多,当然还是早点来跟你会个面,才好商量定下行程啊。”

这个紫袍道人身上暖洋洋的,没有被头发遮住的那半张脸上,一片酡红,就好像是刚喝了许多酒,醉醺醺的模样,但又闻不到什么酒味。

他进了房间之后,半点也不客气,就直接在床上坐下,左腿搭在右腿之上,手腕搁在左腿膝盖上,把玩着那支笛子。

韦顶公这个主人反而还只是站着,客大欺主的意思,不加掩饰。

这幅作态让韦顶公微微皱眉,只觉得跟那个女人的作风如出一辙,道:“你穿成这个模样,实在太显眼了一些,现在真武祠附近,住了几十个派门,几百个术士,万一要是被谁看见,传出闲言碎语,乃至于认出你的身份,那我岂不是彻底暴露了?”

紫袍道人视线只落在自己的笛子上,懒散的答道:“所以我才选深夜过来,这个时辰,街上基本没人。”

韦顶公不满道:“你就不能做些伪装吗?罢了,反正都过来了,要商量行程,我们就直入正题吧。”

“中元节法会不远了,我明天就找个借口,说要回去主持我们那边的中元法会,和其他法师告别,你换一身行头,先留在客栈里,到走的时候,再混入我的门人之中,一起上路,千万不要跟阳莲和尚、荒头太公那些刁钻毒辣的老东西打照面。”

紫袍道人转动着手里的笛子,头也不抬,态度很敷衍的听他把话说完,才慢悠悠地说了一声:“但我们来的人,可不止一个。”

韦顶公心里烦躁,耐着性子说道:“有多少人?”

紫袍道人扳着手指头数起来。

韦顶公听到上方传来飞鸟振翅的声音,抬头看去。

那绿毛怪鸟正歪着头站在梁上,瞪大了一双黑白分明、温暖湿活的眼珠子,跟韦顶公对视。

“你怎么又回……”

韦顶公话未说完,胸口一麻,声音就哑了下去,视线一垂,正瞥见紫袍道人的白骨笛点在他胸上。

‘你!做什么……’

他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,一种陌生的感觉,从胸口被笛子点中的地方飞快扩散开来。

当这种陌生的感觉传到后脑的时候,韦顶公甚至觉得连脑袋都不是自己的了,意识变得飘飘忽忽,昏沉懵懂。

少顷,紫袍道人收回笛子,也抬起头来。

绿毛怪鸟的视线转动,跟紫袍道人对上了眼,两边的眼神出奇的相似。

怪鸟往下一扑,撞在紫袍道人脸上,炸成一团郁绿的烟雾,遮挡半边脸的黑发被吹起,露出布满疤痕的那半边脸。

随即,烟气如一条条小蛇般分化开来,从紫袍道人的鼻孔耳朵钻了进去。

黑发再度垂落,紫袍道人的白骨笛敲了敲韦顶公的肩膀。

“我们来了多少人,这个问题的答案,要取决于他们来了多少人。不过为求谨慎,这帮人务必还是要请人派人分守各处,盯住其余各派门的动向,能到这里来找你的,最多也不超过五个吧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关洛陽、秋笛、秋石,来到民居之中,跟三清观的致远道长会合。

“韦顶公他们回来之后不久,就有一只带着异术气息的怪鸟,穿过屋顶,进去找他谈话,我放了一只守宅虫去探听,但为防打草惊蛇,没敢靠的太近,只是在他们情绪起伏时,勉强捕捉到一些交谈的片段。”

致远道长说道,“斗法夺令这件事情,确实是有人在暗中算计,与韦顶公勾结,图谋不轨,不过他们彼此之间也未必有多深厚的信任,韦顶公勒石庙的秘库,好像已经被他们搬空了。”

“方才,又有一个形迹可疑的紫袍道人进了客栈,我就派食香鬼去报信了。”

韦顶公是正道方面的内鬼,这件事情,只能说是不出所料,关洛陽并不奇怪,让他在意的是:“道长,你说他们彼此之间信任不深?”

致远道长点点头:“从只言片语来看,他们应该已经打过很多年的交道,但还都互相提防,这也正常,韦顶公那样的人,谁敢完全信任他。”

关洛陽挑了下右边眉毛,若有所思。

秋笛失望道:“这么说,韦顶公这老东西,也未必知道那伙人真正的计划和老巢?”

秋石则道:“要说服韦顶公这种老奸巨猾的人物帮忙,威逼、利诱,两方面都要用上,他们至少会透露一些东西出来,让韦顶公动心。况且,不是还有个深更半夜来接洽的紫袍道人吗,他知道的可能更多。”

秋笛深觉有理,说道:“那既然目标确定,我们多叫一些师兄弟来帮忙,把他们生擒?”

关洛陽开口反对:“不行,其他人那边还得盯着,真武祠也要留足够的人手,以防变生肘腋。就我们这几个人,立刻动手,能生擒自然最好,可但凡觉得他们造成足够威胁,也绝对不要手软,杀便杀了。”

他拍了拍秋笛肩膀,认真告诫道,“有高官王爷参加的中元节法会,迫在眉睫,他们这时候设局对付真武祠,又搞斗法夺令,其实整个阴谋的主线,已经呼之欲出了,所以具体的细节,也不那么重要。”

“越大的阴谋,越容易演变成明刀明枪的对垒,这时候,干掉对方有生力量才是首要之事。”

“只要多砍死一个敌方高手,我们以后就少一分风险,稳赚不赔啊。”

秋石面露赞同之色,语气之中,也难得带了几分沉冷,道:“虽然大明要员,各有法器护体,韦顶公一两下突袭未必能得手,可气禁法这种东西,在紧要关口的不确定因素太大了,即使生擒放在第二,杀他也要放在第一。”

秋笛正要点头,致远道长脸色骤变:“不好,我的守宅虫被杀了。”

哐啷啷啷啷!!!

客栈门户大开,一个个酒坛被砸出来,落在对面的民居之上,在墙上撞的粉身碎骨,在门板上撞出哗啷巨响,打穿窗户落进室内,刺鼻的酒气顷刻间蔓延开来。

火光呼的一下,顺着酒水蔓延。

这些酒的度数其实不高,根本不足以直接用来作为燃料,但是引燃酒水的火焰有古怪,焰芯火色发青发白,只有最外围的一层火焰呈现橘红色,透着硝石似的味道。

火势凶猛无比,一下子从门缝、窗户、屋顶裂缝渗透进去。

热浪滚滚,迫人眼眉。

嘭!!

这间屋子的前门后门几乎一起被轰开。

后门是被秋笛撞开,扛着民宅里原本的一对老夫妇逃了出去。

前面的大门是被关洛陽一脚踹开,两扇门板四分五裂的射向对面的客栈,砸倒了客栈大堂里面的几个小和尚。

那间客栈早就被韦顶公包下,里面全是他的门人,几个小和尚一倒,又有年纪大些的和尚,脸色铁青,各自手舞足蹈,挥出一条条毒蛇法器,飞向民宅。

关洛陽眼皮一掀,将所有毒蛇飞舞的轨迹,映入眼底,左手扶刀鞘,手按刀柄,脚下一跺,身影横跨街道,与满空飞舞的毒蛇,擦身而过。

过街一步刀出鞘,关洛陽的身影没入客栈之中。

街面半空,一大半的毒蛇法器,都被关洛陽随身而走的那一刀,斩断身躯,变成干瘪的蛇皮,坠落在地。

少许毒蛇飞入民宅里,致远道长手捧三根线香一拜,身边鬼影重重,阴风大作,吹得火光一矮,把那些毒蛇全都吹翻出去。

本来柔韧细密的蛇皮,在被阴风扫过之后,变得干枯龟裂,撞在各处,碎裂开来。

这些小辈们祭炼的法器,放在致远道长面前根本不够看。

不过,那些怪异的火光被他这阴风一压,不但没有像寻常火光一样熄灭余烟,反而还像受了刺激一样,从各个方向涌动着,全部向致远道长身边汇聚过去。

就连屋顶上的火焰,都像活物一样“游”了下来,本来像是要把整间屋子烧光的火焰,变得全部汇聚到屋内五尺左右,形成一道曲折回环的火墙。

秋石手中长剑一挥,掠过火墙,钢铁的剑身上居然也像干柴一样,附着了一层火焰,难以祛除。

可想而知,如果他们想要强行闯过这面火墙的话,一定会全身都被火焰包裹,钻皮透肉。

这与禁灯大师的毒火,有异曲同工之妙,虽然温度和毒性,好像比禁灯大师的毒火差了不少,但以酒水引火,自发围拢,甚至不需要纵火者刻意引导。

这种精巧之处,暗藏着极深的术法造诣、用毒学问,就不是禁灯大师所能达到的了。

“此类毒火,似乎尤为克制你们真武祠的七星幻灯咒?”

致远道长以香饲鬼,身边鬼影散发出大量阴气,与那层火墙相互消磨,脸色隐怒,“九鹤道兄身上也有这种伤势的残留。”

秋石左手的灯笼晃了晃,脸上的光影被火光照的阴晴不定,七星幻灯咒在这种剧烈的干扰下,效果大打折扣。

“能煞费苦心研究出这种毒火,背后隐藏的财力,法术造诣,确实都不可小觑,但这种火,绝不会是害得师叔身死的主因……”

秋石刺剑入地,换了右手提灯,左手掐诀,大袖飘飘,身影一分为二。

两个秋石乍一看都跟实体全无分别,灯笼也变成了两盏,一个提灯向左扫,一个提灯向右扫。

灯笼撞入火墙之中,如同长鲸吸水,带着硝石味道的毒火,全被收入灯笼内部。

两盏灯笼各转了半圈,最后撞在一起,合而为一,整个民宅内外的火焰,都已经被吸取。

“道长,去帮秋鸿。”

秋石提灯疾走,翻墙过巷,飞檐走壁,身影在屋脊之上飞快移动,直到抵达三里之外。

水深滔滔,河流浑浊,月色之下,一盏灯笼被扔到河心。

呼噗!!!!!

大片的火光蔓延开来,就算在水中,竟然也不曾被立刻扑灭,好几分钟之后,才随着源源不断的水流,被冲刷暗淡,散失开来。

如果不是靠这条河的话,这种毒火一旦蔓延开来,恐怕能烧掉七八家无辜百姓的屋子,要是真有个万一,就算发展成波及整条街道的大火灾,也不是不可能。

但这种麻烦的处理方式,只是因为秋石的七星幻灯咒道行不够。

要是九鹤在,七身七灯齐出,就算毒火的规模再大上数倍,也只能被收入灯笼里面,反过来助长正气灯焰的神威。

‘能让师叔连脱身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是因为,当时有一个硬实力足够高,确确实实比师叔更强的人也在埋伏圈里……’

秋石发足狂奔往回赶,袖子里甩起一道旗花火箭。

烟花在夜空中炸开的时候,山上真武祠里留守待变的二十名道人,立即分出大半,飞速下山。

这个时候,致远道长已经来到对面客栈之中,客栈大堂里到处都是小腿、膝盖被打折了,躺在地上的和尚。

有的已经昏迷,还有一些脸色铁青,双眼圆睁,竟然用双手爬着走,毫不在乎断腿在坚硬的石砖地面上被拖行的痛苦。

所有的和尚五官都很僵硬,几乎不像是血肉之躯,反而有些像是包着青皮的软木塑像。

这些人身上断手断脚的筋骨伤势,显然是被关洛陽打出来的。

但关洛陽可不会把活人的身子,变成这种无知觉的悚异模样。

“是用波罗虫从后颈钻入,依附颈骨往上,把人变成行尸走肉的降头术。”

致远道长心里头猛的一颤。

他放了一只如同白色飞蚁的守宅虫,在这个客栈里探听消息,在虫子死之前,这些和尚还都是正常的,就在守宅虫死后刹那之中,韦顶公这二十多个门人,居然都被下了降头,变成这副模样。

这些人可都不是普通人啊,能被韦顶公带到真武祠这边来,至少也都是炼出了一道法力,能称得上真正术士的人物。

弹指间夺走二十几个术士的性命,化作自己的傀儡,遍数整个南洋,降头术能练到这种程度的,屈指可数。

一切与致远道长他们预料的大相径庭,本来是看破内鬼身份,前来设局抓捕,怎么好像这些人,反而先被对方当了弃子。

可为什么呢?如果提前察觉到真武祠这边的动作,那么早点通知韦顶公潜逃,才是正确的选择呀。

不惜舍弃这些术士,主动发起挑衅,是为了达成什么目的?

就在致远道长这一愣之间,一道身影撞碎二楼栏杆,砸落下来。

致远道长定睛一看,那不是韦顶公,又是何人。

这个平日里高鼻朗目、卖相极佳的和尚,现在脸上也泛青,五官麻木,右手还包扎着,完好的左臂又被快刀削断,那么大的伤口,却没有鲜血迸射,只有暗沉的血液缓缓流淌出来。

两条蟒蛇缠绕在他身上,其中一条已经被砍掉了脑袋,正在慢慢干瘪下来,另外一条蟒蛇见人就咬,猛张大口,对着致远道长飞射过去。

致远道长手弹香丸,应对蟒蛇飞扑之时,身子跳跃向后,窥见二楼那个破损房间里面的场景。

桌椅床柜,或塌或碎,关洛陽长刀一抬,架住了一根甩刺过来的白骨笛。

浑身暖融融的紫袍道人,并不是喝酒喝多了,醉成那个样子,而是在他见到韦顶公之前,就已经被不计代价的催动了潜能,五脏勃发,血液加速,每一根血管都在承受着加倍的冲撞。

在他这一刺,与关洛陽的长刀碰撞的瞬间,甚至有一层白色蒸汽,从头发里升腾了出来。

“武学上两大成就傍身,还能兼修法力,让我看看你这个突然蹦出来的人物,底力究竟达到哪一步?!”

最新小说: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的遂心如意 我在洪荒搞基建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天劫摆渡人 破阵录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