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无限辉煌图卷 > 第三十九章 来而不回,争

第三十九章 来而不回,争(1 / 1)

客栈卧房之中,一盏油灯亮着。

脸盆架子上挂着毛巾,放得不甚整齐,毛巾的一角还在往下滴水。

滴答,滴答,滴答……

韦顶公盘坐在床上,手里静静的拨转着一串念珠。

滴答,滴答……

韦顶公蓦然睁眼,门窗紧闭,但脸盆架子上已经多了一只绿毛黄爪的大嘴怪鸟。

“法师。”

绿毛怪鸟嘎嘎有声,“不管是道士和尚,颂经礼佛,练法学术,其实心里都要先存着一份静气,可你心里好像比这滴水铜盆还要不安静啊?”

韦顶公冷哼一声:“还不是因为你们做事太不小心,之前信誓旦旦,说是九英、九鹤、秋石,这三个都交给你们来解决,可结果怎样呢,秋石还好端端的在真武祠里面,九英也只是失踪。”

绿毛怪鸟歪了下头,道:“九英这个人,确实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,本来以为只是靠稳重和辈分才做上主持的位置,没想到他居然藏得这么深。”

“但以他的伤势,这七天下来,也绝对会陷入濒死的境地,就算侥幸不死,亦绝不可能有能力扰乱我们的计划了。”

“至于秋石,哼,他们是请了个武夫助阵,才杀了我的师爷,等时候到了,那个刀客,我一定要亲手解决,折断他的四肢,披上皮囊,做我身边的狗。”

怪鸟的声音本来嘶哑,可说的句子若长了一些,就会逐渐趋于尖细,向它主人的声调靠拢。

韦顶公不满道:“那九鹤又怎么说?你们明明都杀了他,居然没有毁掉他的尸体,那几个小道士已经摆下召魂之法,要靠那具尸首,引九鹤魂魄在头七回转。”

“你错了,他气绝落水之时,我们追下去的十四道咒语,全是用来毁他尸身的,不过水势湍急,一时间失了踪影,居然恰好在下游被都指挥使府的人捞到,也算是他运气吧。”

怪鸟盯着韦顶公,“你不用在意这种事,他就算回魂又能说出什么来,最多就是知道我已卷土重来,找他们报仇罢了。”

“或许有聪明人会怀疑我们要在中元节法会作乱,可我们的计划环环相扣,步调紧凑,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查证,只能被局势裹挟着往下走,直到万马齐喑,大势底定的那一刻。”

怪鸟的眼睛眨了眨,就像活人的眼睛一样。

“我知道,当年我们失败过,败在九英九鹤他们的主导之下,所以你对真武祠的一切,都心有余悸。”

“可你的目光不该只放在敌人身上,更该看看我们自己,我们现在,可不仅仅是当年五府之地的水盗那么简单啦。”

这番话一说出来,韦顶公略为有些闪烁的眼神,顿时一凝,手里转动的念珠也停了下来。

他长长的吸了口气,脸上振奋有光,喃喃道:“不错,我倒忘了,现在咱们可不是当初那树大招风,烈火烹油,孤掌难鸣的模样,咱们现在有靠山。”

绿毛怪鸟提醒道:“是盟友。”

“不错,不错,是盟友。”

韦顶公神满意定,“你既然这样笃定,想必是已经有了确切的回信。”

“连每一步具体的日子都约好了。”

绿毛怪鸟扑腾着翅膀从脸盆架子上飞起来,满屋子绕行,“你安心做好你这边的事情就行,以后不会有人忘了你该有的名位!去吧,去准备吧!”

聒噪的声音里面,怪鸟突然往放着衣柜的那个角落上一撞,消失不见。

守在房门外的两名和尚,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,他们对刚才屋内发生的对话一无所知,半点声音都没有听见。

不过很快,一个横须如针的大汉闯进来,就把这两个和尚彻底惊醒。

大汉进了韦顶公的房间,轻声耳语了几句。

韦顶公脸上有些许惊讶:“你可探准了?”

“法师放心,不是我多达自夸,就这方面的能耐,我鼻子可比什么道门正宗都灵得多。”

横须大汉十拿九稳的说道,“他们防的严实,可我在百丈之外就能嗅那边的味道,整个仪式的过程里面,根本没有半只鬼往山上去。”

韦顶公彻底放下心来,气度从容,又开始拨动念珠,这一回,每一个念珠拨动的都异常缓慢。

“居然失败了,好啊,好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没有失败。”

真武祠之中,一群道士围在灵堂里面。

秋石看着那七盏已经熄灭的油灯,老神在在的说道,“明灯炽盛若斯,居然在顷刻之间烧光了灯油,不但说明我的招魂仪式成功,甚至是九鹤师叔也主动在阴间加强回应,才会出现这种异象。”

秋良不解:“这么说师叔魂灵清明,可能在阴间过得还不错,可他回魂的时机只有一次,既然能回应人间,为什么不回真武祠?难道还有什么其他地方,更值得他耗费这仅有的一次机会吗?”

秋笛眼前一亮:“有!师父。”

周围不少道士觉得有理,纷纷点头附和。

秋石却摇头道:“鬼也不是无所不能的,幽鬼回魂,大多意识残缺懵懂,就算师叔能保持清醒,也只能去他知道确切方位的地方。他又怎么可能,知道师父现在在哪里?”

秋笛脸上兴奋之色消退,眉头紧锁。

众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片刻后,秋石释然,说道:“哎,师叔活着的时候,我们也猜不到他想干啥,死了之后就觉得能猜准他,也真是太自大了。可经过这一遭,至少我们可以确定,师叔魂魄未曾受害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”

秋笛兀自不平:“但没有师叔的线索,我们要到哪里去报仇,要到哪里去找师父呢?”

对法术一窍不通,一直沉默的关洛阳,到这个问题上,终于有一点发言的余地,伸手拍了拍秋笛。

“你别忘了,这帮人报复的目标还有你秋石师兄,不可能就此偃旗息鼓,销声匿迹。甚至他们可能还有一些更大的谋划,在近期之内,只要我们留心各方面的异动,肯定能捉到他们的狐狸尾巴。”

主神空间发布的任务,如道佛斗法,遏制战争之类的,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也可以算是为关洛阳提供了一些线索。

毕竟任务限期只有三个月,如果三个月内根本没有道佛斗法、没有战争契机,那这些任务也就不能成立了。

不妨再大胆点推测,所有任务都有紧密关联,那么现在这股设局杀人的暗流,极有可能是串起各项任务的一条线。

关洛阳默默想着:假如真以三个月为限期的话,这帮人接下来做事的节奏,恐怕会很紧啊。

第二天的事情,就印证了关洛阳的猜想。

在送九鹤道长下葬之后,刚回到真武祠没多久,一帮人就开始旧事重提,说起中元节大法会。

这一次就不是以商量的名义了。

而是……

“九英道长失踪,九鹤道长仙逝,固然使我辈扼腕叹息,但中元节法会迫在眉睫,却也不得不提。”

说这话的横须大汉名叫多达,站在堂中,对四座一拱手。

“真武祠显然不能再主持这场法会,那御赐的玉箓大法师符令,当年也明说是有德者居之,是不是应该重选执掌符令,主持法会之人?”

成阴府真正懂法术的派门其实不多,但为了给九鹤道长吊唁,这段时间,建平、新安、奉化、清化、演州等各府,都有寺院主事、术士高手赶来。

如今济济一堂,竟有三百余人之多。

多达的话刚说出来,还有人顾及与真武祠的交情,或自矜脸面,不肯附和。

但随着一小部分人开口赞同,这股声音很快就成为了主流,其他人纵然不开口赞同,也被视作默认了。

最新小说: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破阵录 天劫摆渡人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在洪荒搞基建 我的遂心如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