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无限辉煌图卷 > 第十三章 通背一鞭,惊影豹走

第十三章 通背一鞭,惊影豹走(1 / 1)

从黑鹰胡大力他们守的那个路口通到城墙的路途之中,有一条从西北流向东南的小河。

根据教头事先打听到的消息,这一段河水最深的地方也不过是刚过膝盖而已,但在夜色月光之下,显得明暗交杂,几段波光粼粼,几段幽暗不清。

关洛阳和教头即将到河边的时候,遇到第二批敌人。

枪声、刀影,铁链哗啦破空的声音相继响起。

这批人是由狗熊熊立带领的,以内务府粘杆处的杀手为主体,火枪的数量和人数都要比之前的五十名清兵少,但却远比那五十名广州兵难缠。

短刀刀刃,铁链上的钩子,都闪着几分异样的光泽,那是带毒的。

铁器带毒并不难,但一整批兵器里,每一样兵器上都带着见效快、见血封喉的毒,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。

因为很多烈性毒容易挥发,淬在兵器上之后暴露空气中,半天不用可能就失去毒性,要是直接用一些带毒的矿物嵌进去,又容易影响硬度。

这一批冷兵器铸造保养过程中所花费的代价,只会比同等数量的枪械弹药花的银两更多,可以说是专用来针对功夫有成的拳师。

就算是关洛阳,见过当日王雄杰的惨状,也不愿意拿自己的皮肤去试试那些剧毒的铁钩。

动手既要小心,又要避开那些缠来绕去的铁链,难免杀人速度变缓了一些。

交手两分多钟,这二十名杀手,也只被打残打倒二十名左右,教头正应付其他人,关洛阳追上了熊立。

熊立外号狗熊,其实身材只是中等,甚至显得有些瘦小,他使的竟然是一对子午鸡爪鸳鸯钺。

这种兵器,就像是一大一小两个半月形的铁片交叠在一起,中间有一个天眼般的狭长空缺,四个尖端,处处有刃,仅一处可以握手,刮切挑勾撩劈,无所不可。

这种兵器,据说是八卦掌祖师董海川所创,他门下大弟子尹德安,开创东城八卦掌一脉,在皇宫里教授光绪皇帝拳法,宫里的太监侍卫也有不少跟着练习。

熊立本来学的是扇子功,花哨有余,不够凌厉,八九年前,听说尹德安在宫里教拳,就装作侍卫,借机从他那里学到八卦掌里的技法。

关洛阳手里那把腰刀刚刚断人肢体,刀上血槽残红未干,凶气十足,碰上了对方八卦游身步,配合子午鸳鸯钺,连追六步十三刀,居然全被格挡闪避。

反而熊立窥得机会,一个侧身游龙般的弧步,手里鸳鸯钺交错一锁,小臂一崩。

那把清兵腰刀,哪经得住这样的摧残,当场齐着刀柄护手崩断。

长刀一断,局势丕变,就在电光火石一瞬间。

熊立趟步倾身,鸳鸯钺顺势前钩,迅捷无比,左手刃尖开膛破肚,右手刃钩制其下盘。

关洛阳猛的一个收身撤步高探马,全身皆向后缩,唯独肩背上拱,左手一掌甩高空直劈出去。

他这一掌是后发,况且长刀已断,左手无兵器,等到熊立的鸳鸯钺把他胸腔劈开的时候,这一掌也最多从熊立面前虚晃过去罢了。

但就在关洛阳的一甩手之间,右臂后缩,全身劲力左倾,如同老猿探手摸鹿角,左手竟然突兀甩长了十厘米左右,好像用牛皮裹着枣木杆子造出来的一根大棒。

嘭的一声,抢先劈在了熊立额头上。

这是通背里头,松关节,疏筋络,长臂甩劈的手段,常人要练到把手臂甩长两寸,已经是苦之又苦。

关洛阳初练这门功夫的时候,一年多时间里都被田公雨摔拿拉扯,配合药酒搓的火烫,每天都怀疑自己两条手臂的各处关节全断了,如此,等到练皮大成后,才能打出手长三寸的本事。

三寸就是一条命。

熊立中了这一劈,脖子一缩,整个人砰的跪了下去,两只子午鸳鸯钺插进地里,七窍都流出血来,一命呜呼。

关洛阳绷着的脸色微微胀红,缓缓舒了口气,左手五指曲握,将手臂慢慢收回原来的长度。

背后教头突然惊喝一声。

“小心!”

关洛阳下意识向左侧闪身,回眼右望,刚好捕捉到那个全身精悍之气猛溢而出的身影,暴起迫近到身边。

这个人是刚从远处狂奔过来的,但以关洛阳的耳力,在激战之中,竟然没有听到他靠近的声音。

劲疾如雷而落地无声。

回首的一瞬间,关洛阳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只有人高的活豹子!

内务府大小豹子里的——大豹袁海。

豹子强不强,当然强,它们的叫声能够传出五六里之外,短跑的速度堪称百兽之冠,能带着超过自身体重的猎物,轻易上树。

但豹子也弱,一跑起来几乎体察不到两边的变故,耐力比起人类来,更是差了个天差地别。

可是,一只人形的大豹子,一个把豹形的拳法练到了神髓之中的人,便殊为惊怖了。

教头当日被围困的时候,护着名册,凭一根短棒杀出重围,两百多个官兵杀手,堵他一个,身上枪伤仅受了一处,倒是被大豹袁海的豹拳刚劲刮中了三次,手臂脱臼重接的淤痕,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。

袁海这个时候带着一路狂奔而来的势头,从侧面突袭,怪叫一声,拳头就像暴雨一样对着关洛阳打了出去。

关洛阳仓促应接,连连后退之际,没能把对方的拳头全部挡下,肩膀、右胸竟然各中了一拳,痛得发出一声低哼。

象形拳之中,虎豹同属,但打法却有很大的差异,虎形重的是骨架神意,一股威风不倒,豹形则最为注重练力。

人的十指尖端是筋络之末梢,豹拳的练法是双手大拇指内收,其他手指全部屈握,指尖紧贴指根,露出掌心,就是要用这种练法,把力道蓄在筋络的末梢。

用这种拳势打人,越打越快,越打越刚,而且因为气力积蓄在指端,使人两条手臂都不知痛楚。

有些拳法还不够高明,但已经登堂入室的豹拳拳师,碰上拳法水准比自己高一线的人,甚至要等到打死了对方之后,才知道自己的手臂早已经骨折。

可见其凶恶残暴之处!

可是关洛阳虽惊不乱,两处中拳的痛感,更激发他的烈性,脚步虽说还在后退,但已经一步一步踏的极稳,手上更换了鹤拳连打的快攻,以攻对攻,以快拼快。

两人拳头手臂交碰的声音仿佛雨打芭蕉,又更像是一串百响的南鞭,鞭炮炸裂似的碰撞响动叠成一片。

袁海恨心如焰,刚才他一路狂奔,本来是直奔教头过去的,只不过关洛阳刚好挡在了他的路线上,仇恨就全压在拳头里打出去。

但打着打着,他却感受到自己手指紧扣指根的拳形,有松动的趋势,立刻知道这是皮肉已经受损,不免微微一惊。

教头身边的高手,十之八九就是青面鬼,青面鬼的水平,内务府这帮人早已心中有数,应该是个一练大成的大拳师。

不管是练筋练骨,还是练气大成,真搏杀起来,袁海就算不是大拳师,但也没一个怕的,可现在看来,对面这人偏偏是最克制他的练皮大成。

对上这个方面的大拳师,豹拳连环暴雨一样的刚劲快打,少说有七八成的力量全被皮肤挡掉、卸掉,透不进去。

用豹拳的刚劲打一般人,就算对面穿了皮甲、臂铠,最多是自损五百,伤敌一千,打这种人却是自损一千,伤敌五百。

连拼了一百多拳之后,袁海已经不得不变招。

他再一次出拳时,豹拳变豹爪,手腕一翻,指尖带着铁钩倒刺一样的冷劲锐劲,去擒拿关洛阳的手腕,想要用这种方法,掐入对方皮肤,撕扯掉对方的手筋。

关洛阳手腕一收,五指一弹,却反擒拿袁海的手腕。

两边互相擒拿,骤然间一较力,袁海到底拳法根底上逊色三分,手腕被反扳,手肘也被扳直,整条右臂至肩头都被扳动,身体不由自主的侧向一边。

关洛阳左手拳头当场就要打他右边没了防护的侧腹,打碎他的肾脏。

袁海左手护了一把,拳头打在他手背上,劲力透进身体里,令他不禁吐血,脚下连踩带踹,想要逼退关洛阳。

关洛阳右手不放,脚下步伐一变,小腿压住了袁海膝弯后面,令他身体一低,左手就要再一拳打他脑袋。

突然关洛阳耳朵一动,拳头变掌一抓,指间夹住了一把射向他面门的飞刀。

这一把飞刀,竟然是从五十步之外射来,劲头、准头,妙的惊人。

风声马嘶鸣,月下有人骑马飞驰而来。

最新小说: 破阵录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天劫摆渡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我在洪荒搞基建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的遂心如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