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3 失地存人(1 / 1)

103失地存人

“失地存人,人地皆得!存地失人,人地皆失!”李定如是说。

和所有人预料的都不同的是,号称十万大军也无法攻克的永备工事防线,竟然已经被敌人逼迫到了这个地步。永备工事前的铁丝网被拆除了,永备工事最大的依仗就没有了。

季平十分恼火:“徐冉不是说,他设计的永备工事绝不可能被正面攻破吗?”

正是由于对永备工事的完全信心,工农人民军在正面战场上只留了一千军队。可眼下,马上就要和敌人打一场真刀真枪的肉搏战了,永备工事低矮的城墙是不足以防备万余敌人的疯狂进攻的。

“撤!”李定和季平当机立断,“这里守不住了!”

说实话,工农人民军之前认定永备工事牢不可破,因此并没有提前设计好如何有序从永备工事撤退的预案。撤退的命令下达之后,很多战士都表示不解:“撤什么?我们能打!绝不能让敌人进入我们的根据地!”

即便战士们并不愿意撤退,但是工农人民军军令严明,战士们开始有序撤退,干部们则在各个营垒之间奔跑,确保撤退前的工作都能做好。

“所有文件带走,带不走的烧掉!”刘刚命令道。

“师长,军械带不走了。工事里有六千只手弩,还有几万支铁箭,怎么办?”云凡匆匆跑来,向季平问道。

季平出身于贫苦家庭,节俭的性格几乎已经刻在了他的骨子里。要说把这么多物资留给敌人,季平实在舍不得。可是他毕竟还是一名优秀的军人,仅仅犹豫了一瞬间,他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。

“留下!带不走的都留下!”季平怒吼道,“都留给那些狗酿养的吴国人吧!”

根据地的手弩都是铁制的,虽然带不走,但又实在难以销毁,只能留给来势汹汹的吴军了。

话音刚落,季平又一把拉住云凡:“粮食不能留!把营垒里的粮食被服全烧了!”

云凡领了命令,急匆匆地跑回去。

季平狠狠地向地上吐了一口吐沫,“想要我们的永备工事,我留给你!爷爷不陪你们在这玩儿了!”

乱中有序,战士们射了最后一波箭,开始向后撤退。吴军对于工农人民军正在撤退的情况还不清楚,负责指挥的吴将愤怒地喝骂那些在箭雨下溃逃的蛮人士卒。

没用多久,大部分工农人民军的战士已经撤出了阵地。在后面断后的是政委和党员们。

“李主席,咱们也撤吧!”看着大部队已经撤了出来,刘刚对着李定说道。

李定完美地践行了战前他对战士们的诺言:只要战士们还在,李定自己就不会撤退一步。

李定点点头:“好,我们走!”

就在这时,组织战士们先行撤退的季平急匆匆地跑回来:“我靠!忘了事儿了!”

李定一把拉住季平:“怎么回事?怎么还往回跑?”

季平咬牙切齿:“投石机和连弩!必须得毁掉!技术不能被吴人学走!”

李定等人瞬间就明白了。综工基地设计的大型战具威力非凡,但是原理并不是什么高深的原理。只要成品被吴军近距离地看一眼,吴国人既可以仿制出来。

这些威力巨大的武器技术,只能由工农人民军掌握!绝对不能被敌人盗版!

刘刚一把拉住季平,在这一瞬间,他心里十分平静:“你是师长,部队不能没有你!党员们!跟我上!”

刘刚此时的心里没有什么毅然决然,也没有所谓的悲壮。在生与死的瞬间抉择中,他的内心其实非常平静,甚至于他是凭借理智来做出的决断。

党员嘛!这种时候不上还等什么时候上?冲锋在前撤退在后,解放党员就是干这个的!

还在阵地上的几十名党员、政委齐齐怒吼一声,和刘刚一起,掉过头就向永备工事冲了回去。

季平一把没拉住刘刚,他愣怔片刻,就要跟着追过去。

李定一把拽住了季平的手腕,他十分冷静地说道:“刘刚说得对,解放党员就是干这个的。你是师长,你不是敢死队员。带着战士们撤!”

说罢,李定一转身,竟然也要冲回永备工事……

季平二话不说,拦腰将李定抱起,大步向大部队赶去:“克之!你是主心骨,你不是敢死队员!”

此刻,吴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冲到了营垒下面。他们奋力撕扯开最后一层铁丝网,争先恐后地向营垒扑来。

刘刚左手一桶油,右手一支火把。油桶的重量绝不算轻,对于刘刚这位有些文弱的前知识分子来说更是如此。生死关头,刘刚有如神助,拎着沉重的油桶健步如飞。

几十名政委、党员跟在刘刚的身后,冲上了投石车阵地,将油料泼在这些被固定在炮位上的投石车上。刘刚一扬手,燃起了熊熊大火。

他们又冲上了箭楼,将上面摆放的巨弩和连弩推了下来。这些沉重的大型战具摔在地上,顷刻间摔得粉碎。

潘濬远远看见了永备工事上冒起了黑烟,又看见灰蓝色的人影在摧毁箭楼上的大型武器。他瞬间就明白过来:“敌人要跑!全军压上去!杀!”

刘刚仰天大笑:“吴狗,你们来晚啦!同志们!撤!”

战士们扔下了手里所有的东西,甚至连头盔都扔了。他们冲下箭楼,冲出营垒,不要命地向大部队的方向跑去。

刘刚一边跑一边哈哈大笑,有些粗线条的他刚刚才意识到,自己从死神眼前走了一遭。他心里带着戏弄这些吴军的快意,乐不可支。

吴军终于冲上了营垒,他们的旗帜插在了这座让他们恐惧、被他们痛恨的灰色营垒之上。这时,刘刚一群人已经跑得很远了。

眼见着追不上刘刚一行人,吴军士卒们气愤地在营垒上怒骂着,一边张弓搭箭,向刘刚射来。

吴军手里的弓箭比工农人民军的手弩差的太多,刘刚这里已经濒临吴军箭矢的边缘了。吴国人的箭矢都失去了准度,四处飘飞,根本奈何不了刘刚一行人。

刘刚快意地笑着,经历了这次生死边缘,他感觉自己这个地主家的孩子真正成为了优秀的解放党员……就在这时,一支晃晃悠悠的流矢飞来,恰巧扎进了刘刚宽阔的后背。

刘刚感受到身后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痛,仿佛有人用烧红的铁条捅了进来。他的笑声戛然而止,当场栽倒在地。

最新小说: 德云:我,霄字科第一人! 缉凶现场 演唱会被天后告白,我跑路了 看我如何悲情抢男人 一世高手 我在良渚当国王 重生:天王巨星 全世界都不相信我是导演 国运:开局签到通灵圣体 青龙战神混都市